目前日期文章:2005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晚一如往常在練習Calm Ball 時,突然有股衝動要和大家分享一下這個簡單練習的神奇效果。它除了讓我的右肩舺長年酸痛緊繃的文明病電腦手變得正常舒服外,每晚睡前僅需20min.的練習,更讓我感到十分歸於自己的中心,當然也就很 Calm,很放鬆,睡得是又香又甜。有沒有很神奇? 有! 是不是很簡單? 是!! 像不像在賣仙丹? 像!!! 想不想學? 想!!!!

Calm Ball 的練習,就是找到一個舒服的空間,站或坐著,雙腳與肩同寬,雙手的放置好像是拿著托盤,手肘輕鬆的彎曲約九十度,手掌向上平放,然後用一顆100g的球(50g的網球,加進50g的BB彈),在閉上雙眼後,於左右手互拋,每次二十分鐘。 根據我的的啟蒙老師 Dr. Joseph Deepak Vidmar 三十年心理諮商的經驗,這樣一個看似簡單卻極具效果的練習,一天兩次,連續做一個星期,能夠療癒絕大多數的焦慮症、恐懼症、睡眠問題、強迫症、及檢查不出原因的慢性病,無數個實例已經驗證,包括我自己。

Calm Ball 還有一個聽起來很專業的學名,就是 Hemispheric Resynchronization Process (左右腦同步重整),由美國的Dr. Nelson Zink 所提出,能用來平衡左右腦血壓。因為在人們受到以上症狀所苦時,其中一個腦半球的血壓量是遠高過於另一個腦半球的,當左右腦半球的血壓量是在平衡狀態時,以上症狀便消失了。在現代人過度使用左腦(主右半邊身體)下的副產品: 過大的壓力 焦慮的情緒 以及不佳的睡眠....等,也都能藉著這個Calm Ball每天跟自己相處的一小段時間得以平衡。其實我們的身體就是與潛意識溝通的最佳管道,當我們有意識的去平衡它時,它那裡還有時間焦慮啊?

你或許會想,就這樣? 這麼簡單就能把我多年為之所苦的症狀給搞定? 其實往往有可能真的就是我們把自己複雜化了。沒注意自己用電腦及該休息的時間,只是看了很多年各式各樣的鐵打醫生,治標不治本。有人因心理症狀吃了好多好多的藥也不見好轉,卻傷了身體其他的細胞,得不償失。結果原來這麼簡單的直達核心才是上上之策!!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基礎班 (甲班)2006年01月07日 星期六2-5pm 及 (乙班)2006年01月15日 星期日3-6pm

進階班 (甲班)2006年02月04日 星期六2-5pm 及 (乙班)2006年02月19日 星期日3-6pm (僅供完成基礎班的同學)



每期為兩堂 限收25人

詳情請閱 香港中大校外進修學院網頁

經常快速額滿 報名請從速



有興趣者請查詢

電話: 2209 0252

傳真: 2603 6345

電郵: scs-humanities@cuhk.edu.hk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要做自己我要做自己,而自己到底是誰呢?

常常聽到的一句話是,我不喜歡現在的工作,不喜歡現在的生活,我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那自己想做的事又是什麼呢?

如果講不出個所以然來,就找個跟現在不同的主題,這樣似乎就給了自己和別人一個交待,然後緊抓住這個未知,繼續跟現在抗爭。又或者總是不滿意自己的現狀,很想離開現在的工作領域,很想轉換跑道,很想很想,可是對未來的路又充滿茫然和恐懼,在原地焦慮緊張,卻動彈不得。不然就是超級動能王,換了工作,又換伴侶,再換寵物,換來換去,換到最後精疲力竭,還是哪都去不了。這樣的狀態對很多人來說並不陌生,反正就是那裡不對勁。擁有的東西不是自己想要的,可是又得不到所謂想要的東西,再加上搞不清楚到底想要的是什麼,自然受苦了。

這樣的不對勁的確不好受,但它卻有個正面意圖,即是駆使我們去看看這個不對勁的核心在哪裡,是哪個部分的自己被忽略了,難受程度越高,內在那個核心求救的聲音當然也越大。當我們去正視這個聲音並重新擁抱這個部分時,不同部份的自己便得以相互支持,而非相互矛盾,內在的彼此於是能夠整體向前邁進,而非各別原地掙扎。不然天真的以為答案僅來自將自己置身在不同於現狀的的外在環境,有可能只會將所謂的自己推離更遠。

有位個案Kitty(化名)的例子,給了我很大的啟發。

Kitty很想要轉換跑道,很想要去做"真正自己想要做的事",也有個明確的目標,但一直裹足不前,即使有機會,卻也沒什麼動力做改變。對於背景條件優渥,能力也很強的她來說,無法理解到底是什麼限制了她,很懊惱著"怎麼可以這樣不做自己"?

是的,怎麼可以不做自己? 帶著很大的壓力與不接受。於是,只是輕輕的一句:"嗯! 妳想要做自己,我聽見了,也知道了....." 只是一份單純的包容和接受,讓Kitty潸潸落下淚來,隨著淚水的釋放,緊繃的肌肉變放鬆了,臉部的線條也柔軟了。Kitty 終於明白,原來她之前並沒有真正允許自己做自己,一切的作為都是要來證明,"去做"自己才是對的,"現在"這一刻是不對的,殊不知這些都只是"作為(Doing)" 並非"做自己(Being herself)"的本身。原來重點不是做(Do)些什麼,生命本身其實在每個全然接受的當下,就已經在"活出自己(Be)"了!

我很感謝Kitty讓我參與了她對於"做自己"更深一層意義的體驗!!!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