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by 施良宛 教育研究生


對顏色敏銳的人,心思必定細膩超常….. 雅媛有著與生俱來的細膩心思,對靈性色彩有長時間深度的認識與研究,將之應用於催眠領域上,在幫助個案達到身心靈平衡的過程中,自有她的獨到之處。


常常,我們都太努力想把生活變得充滿亮麗的色彩,卻忽略了黑與白在色彩的調和與變化中佔著無可取代的重要地位。 在我們的潛意識裏,隱藏著不可盡數的黑與白等待我們去發掘並從中獲得新的成長能量。生活中若是缺少了黑與白的點綴,則生命之流將會變得非常緩慢;若是拒絕面對事實的黑與白,成長的過程就會顯得格外痛苦與難熬……


體貼的雅媛總能以保護個案內在小孩的感受為前提,運用敏感的專業嗅覺,謹慎地引導探索,帶領個案從外在的繽紛世界回歸到純粹的黑與白、在潛意識中尚未被開發的黑白世界裏激發出細緻的彩色生命能量。 這深具奇特魅力的催眠手法就等著有緣人來一探究竟囉!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對有些人來說,這真是個嚴重的問題,包括我自己也曾有此迷惘。

其實,這個焦慮的背後,有可能是尋找自己要的是什麼的開始,也有可能是不允許自己去得到心中渴望,一個更深的負面信念藏在困惑面具後。而下一步,知道了所謂"自己要的是什麼"但還沒得到時,也可能會出現恐懼、擔憂,停滯不前甚至還懊惱自己怎麼那麼膽小、想太多、沒動力.... 。這些情緒如果會說話(其實他們真的會透過身體跟我們說話),可能會說自己好無辜,他們用唯一懂得的方法去啟動我們的生存機制,想保護我們免於未知的傷害,卻被我們討厭著不被接受。只是他們用的可能是在三歲或十三歲兒時學會的方法,殊不知這些方法已經不適用於已經長大成人的我們了。在未察覺到這一點前,我們讓這些小孩求存的信念掌控著自己,然後大喊無助。當察覺到我們現在其實已經是大人了,有能力也有權利活出現時的自己,大可以溫柔的抱起這個孩子,並且衷心謝謝他這麼忠誠的保護著自己,然後重新選擇一個目前最適用的方式來服務現在這個成人的自己。

這樣一來,"你要什麼"就不再是一個"問題",而是一個遲早會被完成的事實了。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在我接觸過的個案及來向我詢問催眠的朋友,有很多為失眠所苦,若不是純粹生理上的失調,一般人大多會歸咎於壓力或情緒。當然一個人的一種失眠背後就有一種屬於個人的原因,如果你發現自己的睡眠問題其實是在心理層面,催眠不失為一種有效的療法。

以下是催眠師 彭翎恩的分享。

---------------------------------------------------------------------------------------------

作為催眠師四個年頭,最容易被人誤解為「睡眠專家」。

大概是拜Hypno這個字根所賜,原意的希臘睡神讓Hypnosis(催眠),似乎與睡眠劃上了等號。 治療失眠當然是催眠領域的一項專長,也有許多的催眠師致力於「睡眠」這個項目。催眠怎麼讓一個人失眠的人可以轉好呢?這是我想進一步探討的主題。

首先,進入催眠之後會帶來全身放鬆的效果。這種放鬆,與平常睡眠的放鬆其實有差異,甚至勝於睡眠。

為什麼呢?進入催眠時,全身經過意識刻意的引導,所以意識會完全專注在「放鬆」。若是進入到深度催眠,除了放鬆,當事人還會感覺到「心無雜念」。

因此,除了身體的放鬆,最主要的,是頭腦的放鬆。

這就是原因了。太多人不是因為身體不想睡,而是他們的頭腦不想睡。上了床,頭腦轉東轉西,就是沒有睡意,而身體早就累翻了。

頭腦又為什麼轉東轉西呢?其一是平常有特別的事件導致我們的心思焦慮,例如案子沒做完、考試逼近、感情失和、金錢壓力……等等,這是短暫性的,只要事件解除,睡眠品質自然會回復。 在這種狀況下,催眠的功能就可以將目標轉向針對這特定事件來做心態調整。例如增強自信心、設定更有效率的目標、找到內在原有的潛能、甚至放下不必要的承擔、面對該面對的問題,都是催眠的重點與主題,而且效果非常好。
另一種則是比較難的,我稱為「心中的碎碎念」。就是沒有一個定性或特定事件讓我們去想,一兩個小時過去,思緒飄來盪去,就是睡不著。
經過這些年來的探索,我發現幾個可能的面向。

第一,當事人身體有不舒服的症狀,但卻一直被忽略。這種症狀很可能是生病引起,或體質較差,或因為日夜顛倒,生活作息不正常,造成身體某一區塊總覺得悶悶的。身體不適,那自然很不好睡。

第二,反過來說,也許有個心事沒有解,反而造成了身體上的狀況,這裡不舒服、那裡不順,怎樣都無法真正的放鬆、舒暢。

這裡我提一個個案。曾有位四十五歲更年期的太太來找我處理失眠,除了請她保持與婦產科醫生的配合之外,進入催眠時我發現她的胸口常常悶住,造成失眠。有趣的是,她做了細密的心臟檢查沒有任何問題。

在一次深度催眠中,我問她胸悶讓她想到誰,或什麼事。她一語不發,隨即流下一行清淚,漸漸轉為哭泣,終於將沈痛的悲傷爆發出來。

這位女士在高中時失去父親。但身為長女,承諾父親不能脆弱,這一忍三十年的悲痛,積壓在心中。而她的父親當年正是心臟病發身故,享年就是四十五歲。

但不是每個人都這樣的幸運。也有許多人來找我催眠,就是無法得知「碎碎念」的主要原因。這就是第三種,我稱為「隱藏性的焦慮」。

這些個案生活平實,沒有什麼大礙,甚至有些兒女已長大,開始過無憂無慮的生活了。要他們真的說出一個什麼事,還真的很難為人家。

但是,這些看似太平的個案們,往往有一個無法訴說的心事,或是一項不為人知的秘密,或是一樣遺憾未平、一份期待未圓。

我曾接觸過一個美麗的女個案,國外留學回來的碩士,卻每天因為不能早睡以致無法上班賦閒家中。除了幫助她放鬆之外,我們一起嘗試找到她不想上床的動力。

這樣的個案,我通常會問,「生活中有什麼你想要而沒能完成的事嗎?」「有什麼掛念心頭,一直無法放下的嗎?」

治療過程不贅述,但結果卻讓人很意外。因為母親從小單親撫養她,儘管母女倆性格皆剛烈,卻彼此相依為命。催眠後發現,我的個案心裡有個很令人動容的念頭:「媽媽,只要我不上班,我就可以一直陪著你了。」

這個結果令當事人很意外,幾乎是不能相信。她說她出國留學就是想逃離這個難纏的母親。可是,她也紅著眼眶說,儘管人在國外,卻沒有一天不思念母親、掛記母親……

就我的個案而言,「隱藏性的焦慮」造成了睡眠時頭腦的「碎碎念」。其實真的問題連當事人都不知道,因為這個核心太重要了。重要到如果移除了,會撼動當事人的價值觀與歸屬感。

另一位個案失眠的動力是「補償」。他從小就很想快快長大,小時候總想學大人那樣可以晚睡、晚歸,可是身為小孩,一定要九點上床。所以在長大後,有了自主權,就將以前不能晚睡的遺憾補償回來。

知道動力後,催眠師要專注在「解決方案」上。前一位怕母親孤單的女孩要對自己說:「媽媽可以照顧好自己。」後面一位補償的個案要對自己說:「我正很愉悅的為過去的自己做些什麼。」當然,他們的失眠也都好了。

失眠了嗎?不怕,也許你只是不知如何讓頭腦真正休息,讓身體真正放鬆,讓自己的內心真正的圓滿。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