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帶著要去見個外星人的念頭到墨西哥認識Soluntra King,沒想到她就只像一位鄰家大姐姐般的平凡與親切。

 

讀她的書讓我在知識層面確認了自己之前很多的超自然經驗,也帶來了更多的疑惑,意味著我要繼續的去經驗去明白屬於我自己的答案。

 

從小我對於自己活在這個地球上充滿了困惑與不安,常常覺得自己不屬於這裡,覺得想死不想活,覺得我只要回到了真正的家一切就好了,但到底這是什麼意思? 我一點也不懂。這對於一個生在正常完整家庭的小女孩來說,實無道理可言。既沒遭遇災難艱辛,也沒經歷破碎困苦,但我的成長過程,總是在困頓掙扎中度過,內在總帶著一種令人不解的辛苦長大,爸爸媽媽總傷透腦筋,只好結論猜不透該是純真小兒的為何總要心事重重; 不被人了解的我更是寂寞極了。也曾經以為有了好工作、好男人,要是有名、有錢、有成就、有歸宿,就有幸福,但事實上,向外依附找依靠的最後結果還是空虛沮喪。所以我總愛問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會這樣? 即便更發現就算知道為什麼也根本不等於救贖。於是這一切推著我走向靈修治療這條路,一點一滴的去找到我內在安住的家,去認識我到底是誰!

 

漸漸明白,生與死其實是一體的兩面,死亡只是去到了另一個空間,往生的人會回到另一邊的家,一個我很想回去的地方,哪怕是在另一個星球。但當這麼活著時,我只像個飄在地球上的活死人,滿腦子美麗虛幻的天使、神靈國度,而在人的空間裡,一點也不實在。若我不能真正腳踏實地、著實紮根,真實的活在3D地球上,先承認我只是一個活生生脆弱不完美的人類,那些其它的空間都只是另一個令人逃離現實的烏托邦。當然外在眼耳鼻舌身接觸不到的空間,並不代表它不存在,甚至越來越多的實例與證明,讓人無法再嗤之以鼻的說:”那些只是科幻小說、充滿想像力的題材而已…!”

 

於是在過去幾年中,我下了很大功夫在有形與無形的世界、地球與星際的關係、科學與超自然、頭腦與直覺 之間搭橋、整合。我成了自己的實驗品,把各種我感到有興趣、有連結的知識和說法,一一拿來在自己身上驗證或推翻。沒有人能告訴你, 你到底是誰,你只能自己去發現、去記得、去活出來!

 

當然,這次在出發前,我一樣很好奇會在墨西哥有怎樣的體驗。好奇的心情,總能讓我輕鬆的做個冒險家,也的確有意外驚喜。像是我們原本只是想開車繞繞在Coba 金字塔旁邊的湖,


結果看到個茅草屋旁寫著
“Cenote” (意指地底下洞穴的水) 


Soluntra
我,還有另一位來自Wales, U.K. Ray,決定下去看看。當我們走進入口處時,看到個石頭堆起來的洞,心想:“天啊! 該不會只是這樣而已吧?! 那個黑黑的馬雅人,還收了我們40 Peso !” ! 當然不只這樣,這只是個入口。於是我們開始往地底下走,一直走,一直走,像是無止無盡般終於,哇!…..嘩然一聲,來到了地下20公尺處的岩洞和一池清徹見底還有魚兒相伴的水,難以形容的美和寧靜。我們幾個呆住的四周望著,然後我聽見潑水的聲音,原來Ray已經忍不住先跳下水去,我也把衣服脫了,管他水有多深,先跳下去再說。好清涼的水啊! 總是在正中午到金字塔去連結太陽的我們,如此的清涼,真是舒服得沁心透頂,我好像還聽見我的皮膚,滋……… 一聲呢! ^_^  先是很痛快的在水裡游著游著,慢慢的,我發現我的嘴唇和腹部颤抖了起來。我並不冷啊?! 先檢查了一下,然後覺知到這裡的確能量強大 - 就在金字塔的附近,加上水的傳導性。我還是問了Soluntra Ray :”是只有我有反應,還是你們也感覺到這裏的能量很強?” 他們異口同聲的說是能量!!”

 

於是我接著開始有意識的放慢呼吸,確保我跟自己的身體在一起,繼續在水裡顫抖著,閉起眼睛,讓內在的感知來指引我。然後就聽見內在的聲音: “Take me! Take me!” 這是什麼意思? 張開眼睛,並不感到有特別的情緒,只是很好奇這是什麼意思? 結果當晚我做了個夢 - 我看見很多人被殺,然後被帶到一個有大蠍子雕像的宮殿裡。我大叫著:”這不公平! 不公平! 為什麼要殺他們,你們帶我走好了! Take me Take me.... ! 糢糊的醒來後,情緒也沒受太大影響,我想:”! 做個觀察者就好!” 我其實常常在自己的回溯和夢境見到戰爭與殺戮,也知道蠍子是與死亡深度有關,加上以前此地在馬雅文化後期曾有活人獻祭的儀式...。不管這一切有什麼關連,我通常不給自己下太戲劇化的結論,但我也連結到自己的確常有這世界為什麼那麼多的不公平?” 的憤怒情結,為什麼有那麼多的天災、人禍、戰爭、無知、與受苦? 老天真是讓我太失望了,我既生氣又難過,好像總要當個受傷戰士般的去對抗什麼不公平與不正義...。一直到旅程尾聲,我那銷聲匿跡很久的紅疹子,又在雙手與腳踝大肆的冒出來,身體又要給我什麼訊息是我還沒接受的呢? 於是返港後我去找了Anisa Abdolcarim,我很推崇的一位Kinesiologist,她總會溫柔中立的給我智慧的點醒,果然,在幫我測試了肌肉後,她問我:”妳對老天有那麼多的憤怒,妳以為妳比老天還大嗎?” @@ 是啊? 我如何能自大的以為老天一定要照著我的意思安排這個世界呢?

 

Anisa繼續緩緩的說: “在更大的畫面裡,一切都是完美的,任何事情的發生,都是最好的安排,如果妳不接受,則是受苦。這些疹子是來提醒妳,在接受中,妳能創造出與生命的和平相處,這樣的寧靜與平和感染世界於無形,對這個宇宙,何嘗不是貢獻? 一再的抗爭,只是一再創造出更多負面情緒與能量,妳是否還要重複這等無意識的行為?” 我當頭棒喝,虛心接受…! 

 

有人認為,有時去些地方,可能會沾染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我其實一向不這麼看待。所有的能量都是相互共鳴的,若內在沒有這樣的頻率振動,何以與之共鳴呢? 所以重點是在自己身上做工、淨化、擴張提升自己的意識層次,外在的發生,只是讓我們有機會去再次檢視 釋放、淨化、接受與愛自己本然的樣子。提升了內在小宇宙的意識與能量頻率,我也和這整個大宇宙一起調頻ascend。我感恩於這樣的機會。

 

經過Coba Cenote 的水之洗禮後,讓我有機會再放掉一層負面信念,更接近真我的核心。我不認為人一定要有什麼神秘靈異經驗就會脫胎換骨或才能有所蛻變,有意願即可啟程。星盤中北交點在射手座的我,總愛旅行旅行又旅行,不論是去到不同地點、時空、內在或外在的,我就是熱愛在旅行與表達真實中,於時機成熟時得暢飲智慧之泉。(在占星學裡,星盤好像一張此生內在的地圖,有人運用地圖來為自己的人生旅程指引,有人則不願承認地圖有用。北交點是此生發展與成長的向度,若你有興趣,我強力推薦「靈魂占星」一書,由 Jan Spiller 著,吳四明譯,方智出版。)

 

其實這篇文章我本來是要寫關於與Soluntra King 這樣一位滿腦子外星語的吉普賽女郎相處多日,重點都還是放在回到身體、回到呼吸、回到地球務實活著,這是每一次在大太陽下靜心冥想的基本要求。但寫著寫著,這些文字好像有自己想法一樣,就變成這樣了。那我下一篇,再來寫我們在射手座26度月圓及夏至時在 Coba Tulum的旅程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orbeing 的頭像
colorbeing

彩色主義 Colorbeing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巫
  • 原來我跟你一樣....北交點在射手呢...我的在第九宮啊...你的在那個宮??
    相片影到的地方景色都很美啊....
  • Sofia
  • 我的北交點在第四宮呢!
    四海為家啊!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