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What is passion?中文是熱情,表示很熱的情感。不是冷冰冰的,是火熱熱的。

從第一脈輪,脊椎底端,直直衝上來的一股,能量。

要用來幹嘛?!

這可是生命最原始的動力,一切的開始。

沒有熱情,你我都不會出生。

很多人來找我諮商的朋友,都說想找回自己的熱情、生命的動力。

 

這會不見的嗎?

 

不,不會,它只是躲起來了,被壓下去了,躲在不敢、不對、不應該的背後,被壓在恐懼、批判、信念的下面。

 

不活出熱情會怎樣? 不會怎樣啊! 可能就一輩子像個沈睡的火山。總是擔心,不喜歡不希望火山爆發,也因此可能永遠不會知道裡面的力量有多大。

 

那活出熱情又會怎樣? 也不會怎樣啊! 可能整個能量向上移動,為五臟六腑帶來生命的汁液,為七情六慾增添助力。哈哈! 這可能是大家比較害怕的。因為未知。

 

我從小是個生命力超旺盛的小孩,我媽說我小娃兒時整天彈跳哭鬧,唱歌跳舞游泳玩耍,好像都不會累,(咦? 好像大部份小孩都是這樣....) 。長大過程中,我學會了很多的不可以、不對、不應該,這股生命之火,也就好像理所當然的被壓了下來。當然我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好女孩,因為這樣是安全的,是會被喜歡的,至少能保證不會被遺棄。乖乖的、聽話的,爸爸媽媽就會愛我; 說對的話、作對的事,師長社會就會認同我; 妥協的、犧牲的,男朋友就不會離開我, 但我卻遺棄了我自己....。我說不出真心話,因為我只學會說對的話;我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因為我總在完成別人要的;我的創造力發揮不出來,因為我永遠在擔心別人會不會喜歡。好多好多.... 我受夠了!   多年來療癒的道路上,花了很多時間在Unlearn 放掉那些從外面學來的生存機制、教條、信念,也因此曾經擺盪到另一個極端,曾經變得困惑迷失。 當架構人生的信念系統和面具都不復在時,我能依靠什麼? 一定不可能是一個外面的別人、權威、一個高高在天上形象化的神、或者另一組的信念系統,因為如果誰變了掛,說話不算數了,那我又要瓦解了嗎?

 

只有跟隨我內在的真實,心的真實,才有自由,因為這是我內在的神,內在的神性,沒有對錯好壞,只有如是的真實。有人可能拍手叫好,有人可能嗤之以鼻,但唯有我遵從這份真實時,我才能真正的承擔,全然的負責。我記得曾經問過我的生物能老師Ramakanta: “如果我停在一 道門前面,我不確定該不該向前,我怎麼知道這是因為恐懼,還是因為這是我的真實? 他說: “你不會知道,除非你走進去。”  當時我心想,這是啥鬼答案,說了等於沒說。現在回想起來,人生,的確不是關於找到真實後,就能作對所有的事了,而更是在每個體驗中,去發現自己的真實、自己的智慧、自己到底是誰....。

 

 

Pink Water Lily    

 

去年十二月,在泰國清萊,我做了一個粉紅睡蓮(pink water lily) 的花藥,當大家開始在森林裡去找自己的花時,我完全沒個頭緒,聽到有夥伴說他要做的是 pink water Lily ,我馬上” 叮!!!”  我也要做.....!  這是一個慾望的升起,然後我的腦子開始想,這到底只是一個我想得到蓮花珍貴稀有花藥的慾望,還是我與蓮花的真實連結? 我真的不清楚,那麼,只有繼續。一陣興奮的走到蓮花池,一看了我傻眼,蓮花那麼遠,是要怎樣做啊?  同伴說:”就捲起褲管下去池塘裡啊! 我說,不知道那有多深耶,他說: “那就要下去才知道啊?”  我先拿了根竹竿試一試水深,確保我不會被淹死,然後捲起褲管決定下水時,一陣熱從脊椎底端升起,我挺直腰桿,下了水去。一踩進池中的爛泥巴時,有種奇特的爽快感, 比起在岸上度量到底該不該下水?如何下水?焦慮於不確定感,這感覺要實在多了。

 

一面踩在爛泥巴裡,一面想起中國人說的”蓮花出淤泥而不染”。 


Pink Water Lily Pond

 

因為蓮花花藥的採集方式特殊,我們必須要在陽光夠強大時,先將水滴在蓮花裡面,然後回到岸上靜候 。一朵蓮花能能承載的水極少,這樣的動作要來回幾次,每次走在爛泥巴裡時,就像在得到慾望,完成夢想前,的那些麻煩過程,但如果沒有這些爛泥巴,蓮花也少了滋養,欠了對比,那蓮花還是那珍貴的蓮花嗎?  走了這一回,熱情支持我完成了慾望,與蓮花的連結,毋庸置疑。 但如果我沒踩進去,我永遠只能用想像的。況且,重點根本不是蓮花,而是我採集蓮花花藥的整個過程......。

 

沒有對錯好壞,但你的真實,要你自己去經驗.....  自己真實的經驗,永遠沒有人能拿得走!! 透過別人告訴你的,都是二手資訊,你過了多久的二手人生? 還要過多久?

    全站熱搜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