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2006年 8 月16日正式註冊了女神訓練班

這幾個數字加起來是23,在畢達哥拉斯的生命數字學裡,
2 代表著女性特質的接受、柔軟、直覺力,還有臣服和敞開…
3 則是關於創意、表達、 與喜樂…
2 加 3 等於 5,代表了活在當下的冒險與自由…
總的來說就是:
"真正的自由,會來自每個當下根據直覺、有創意且敞開的表達一個完全被接受的自己…"。
翻成白話文的意思就是: "做自己,就會很高興…"。


自己是誰?
什麼是真正的自由?
還有所謂的接受,臣服又是怎樣的境界?
當然,這些是屬於我主修的科目,選修的科目還包括色彩、音樂、數字、幾何、星象、能量學,這些是根據我的天賦所設計的。

那我是怎麼報名的?

就在我極其努力的為過去跌跌撞撞,抗爭碰壁留下的傷口找藥醫,尋尋覓覓已經好久,一度以為找到解藥,但傷口的時好時壞,如鬼魅般出沒,讓我感到又累又沮喪時,在一個懸崖邊,我遇見了一位美麗的女神醫。忘了她是怎麼出現的,只記得她說她是從一個叫做"心"的地方來的。當時,她只是微笑的看著我的傷口,然後我便在不同的傷口邊,隱約看見不同的顏色,聞到不同的香味。接著,她只要在一個傷口上唱一首歌,然後親一下,那個傷口就不見了! 我發誓,她的聲音唱出了我這輩子聽過最動聽的歌曲,讓我的每個毛孔都想跟著翩翩起舞。我張目結舌的看著那前一刻還流血流膿的痛,這一刻突然就不見了…!! 我急忙的去觸摸那些曾經讓我痛不欲生的瘡疤,真的都不見了! 但很奇怪的是,它們都留下了小小的指印,只要我一碰到這指印,痛就馬上回來,但一點也不難受…!!

這。真。是。太。神。奇。了!!!

"想學嗎?"

我定了定神,望向那悅耳的聲音。

"要!要!要! 如果可以像妳這樣笑著唱歌就能療癒所有的傷痛,要我現在馬上跳下懸崖我也願意!!" 我張大眼睛,心跳加快,大聲的說著。

"好啊! 那妳跳吧!" 女神醫平靜的說著。

"啊?!" 張著大眼和嘴巴,我呆住了! 實在沒想到她回答得那麼乾脆,我只是想展現誠意而已啊! 好吧! 跳就跳,反正這些傷口把我折磨得那麼痛,跳下去大不了一死,搞不好還得到解脫呢! 於是我二話不說,樣子還挺瀟灑的,走向崖邊,跳了下去…

剛跳下去時,我嚇得緊緊閉著眼睛,繃著身體。心想,完了! 待會兒要是摔個稀巴爛,那不醜死啦! 再想,都要死了,還在乎啥啊?! 就在這樣想著的同時,身體突然感到一陣輕盈,張開了眼睛,發現我正俯瞰著地球,哇! 有中國的萬里長城,埃及的金字塔,還有祕魯的馬丘比丘,還有…

咦?! 難不成我現是在外太空嗎?

"是的! 妳現正在女神的空間裡。"又是那個美妙的聲音,"妳是不是真的想成為自己的女神?" 她說

"自己的女神?" 我認識這幾個字啊? 可聽起來怎麼像外星人的話? 不懂….

"是的,面對未知的勇氣是正式進入女神訓練班的第一關,妳在很多年前就寄出了申請書,而今天,在妳跳下懸崖的那一刻已經通過了入學的考試。" 她繼續說著。

我猜她知道我不懂,她接著說的這些話我還是不懂。

"女神訓練班? 什麼東西啊? 要幹嘛? 上完課後就會像妳那麼厲害嗎? 妳到底是從那裡來的? 什麼申請書?" 我一輪嘴的問了腦子裡千百個問題的其中幾個。

她保持著一貫優雅的微笑說: "我是從"心"裡來的,妳不是常常祈求指引,關於如何療癒所有的傷痛,活出真正的自己嗎?"

"對啊! 妳怎麼知道?" 我覺得詭異。

"我們什麼都知道,還包括妳愛笑愛唱歌、喜歡鮮豔的色彩、各種的香味、還有所有跟美有關的東西,這些是妳的天賦禮物,妳是愛與美的女神,將為人們帶來療癒與喜悅。我只是來展現給妳看妳的可能性,接下來就是妳自己的選擇了。 "

"妳? 妳們? 天啊? 妳們到底是誰,怎麼會知道那麼多關於我的事情?" 太詭異了! 其實更詭異的是我剛才竟然真的就這樣跳下了懸崖…

"妳先不用管那麼多,現在妳只要決定是否報名,其他的,時候到了妳自然會明瞭。" 她繼續笑著說。

"我…我當然想參加啊!" 聽起來他們似乎能解答我尋覓已久的問題,雖然一切看起來那麼不合邏輯。

說時遲,哪時快,就在我說這話的同時,突然發現自己置身在一片綠油油還長滿了花朵的草原上,手裡握著一張粉紅色精致的卡片,上面寫著:

歡迎加入女神訓練班

學校: 在地球
上課方式: 因人而異 完全體驗式教學 沒有親身經歷 不算有學到
教學內容: 根據個人進度隨時改變
老師: 在妳準備好的時候會隨時出現 所以不知道會有誰有幾個
同學: 所有準備好做女神的人
學費: 妳的人生
文憑: 愛與美的女神

天啊!這些話說了跟沒說一樣,不過我倒很好奇,到底什麼是愛與美的女神? 不管怎樣,要是能像那個女神醫那樣厲害,還能找到我人生的答案,

我。非。常。願。意。接。受。訓。練。

於是,我的女神訓練之路,在一片未知中,就此展開…

全站熱搜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