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忙於學習與成長時,我親愛的外婆辭世了,一切都像安排好似的,讓我將所學一步一步的在人生中去體驗,對我來說,這也是學習的真正意義所在。



生命中的創傷,難以解開的情緒,難以脫離的苦痛,看來都像是發生在自己無力處理的情境中。情境的發生,是生命的必然。無力感來自於以為自己沒有其他選擇的假像,而我們如何選擇,卻是決定人生路如何走的重點。



在外婆過世時,我在自己決堤的淚水中,發現悲傷,我真的好捨不得外婆; 我感到生氣: "妳就這樣走了,那我怎麼辦?” 葚至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還有一種很深很深的空虛。這樣一位重要親人的離去,也帶走了我心中很重要的一塊。這種空掉的感覺之極至,讓我的身體不想動,感覺變得痲木,整個腦袋也直接放空,啥也不想想..... 因為只要他們開始活過來,就會開始痛。 就這樣,我允許自己放空了好一陣子,也允許所有的哀痛襲擊我。在這樣誠實的正視中,也學習適時舉起意識的盾牌,保護自己不被擊垮。當傷痛結束時,才能真正放下,去看到生命中其它的美好。而不是都已經倒地不起了,還捂著眼睛說: "我沒事!我很好!” 然後帶著遍體鱗傷,那兒都走不遠…..



謝謝外婆,讓我有了這樣的深刻體驗。



身為催眠師,讓我再一次提醒自己,在面對個案的情緒與傷痛時,我承諾給予完全的空間與尊重。更深層的真實感覺進而能獲得釋放,愛的力量與自由於是能再次被活出來!!!

    全站熱搜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