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朋友Joyce 送了本朱少麟的長篇小說「傷心咖啡店」給我,才翻了幾頁,我便打算以一種朝聖的心情來看這本書,很好奇如何一位非科班出身,白天還有工作的二八年華女子,寫出了一本如此有深度的暢銷作品。 果然,我一面看這本書,一面在寫作上受到莫大的鼓舞和啟發,讓我把片段的寫作動力拼湊集中招喚回來,一面還在書裡找到了好幾位知音。真是謝謝妳呀! 親愛的喬依絲!

所以,晚上為了慶祝在傷心咖啡店裡找到知音,我煎了塊多汁美味的美國安格斯肋眼排,配上義大利麵加Pesto Sauce,.打算好好飽餐一頓。然後覺得佳餚配上好心情,應該來杯美酒,味覺上、視覺上、氣氛上才有算完整,於是我開了最喜歡的義大利紅酒 Ameroni Tommassi, 再放了Katie Melua 的 9 million bicycles in Beijiing. 。 這是我最近很愛聽的一首歌,訴說著在自己小小心靈裡找到的真理。可能不會是全世界都與之認同,但是屬於創作者和與之共鳴的人,對生命這場公案有所體認的珍貴,是其他人難以體會的。

就像「傷心咖啡店」裡海安說的:”時間和空間的寛裕感,並不代表自由。…自由像風一樣,只存在動態之中,…停止的風就不再是風了…,你要嘛追逐自由,要嘛失去自由,你只能在這兩種動態裡…..。”

他就說中了我最近的心情。

以「自由」之名,我想盡辦法離開之前的工作、生活模式,奮不顧身的跳進一個模糊的輪廓裡。當時我什麼都看不到,一心一意認為自己是不自由的,認為自由只存在於當時之外的地方。於是一當自認勾勒出像是自由的雛形,便開始蠢蠢欲動,一覺得動能具足,便一股腦兒往藍圖的方向飛去。在飛翔中,動態裡,我想,那是自由的所在,很短暫的、很刺激的。但畢竟那只是短短的瞬間,畢竟藍圖還是在紙上的,油墨都還未乾呢! “自由像風一樣,只存在動態之中,...你要嘛追逐自由,要嘛失去自由”, 我淺嚐了所謂自由的快感,但在降落的那一刻,馬上開始懷疑,天啊! 我是不是又被卡住了? 怎麼這裡跟我之前畫的不一樣呢?

這樣的模式似乎那裡有點不太對勁,難道我真的就是總是要在這樣的失去與追逐之間往返? 去得到中間的刺激嗎? 久久一劑的強心針,打多了,大概也會心臟衰竭吧 ! 自由不該只是像個年輕、帥氣、衝動的哈雷騎士,咻一聲呼嘯而過的狂風,它應該也有一種緩慢的優雅姿態,有動能,但是沉穩的、是美麗的、是很有氣質的,如偶然得以撇見玫瑰花在綻放中的那種優雅,那種從容。但我希望不只是那難以補捉的瞬間,我希望時時如此,在一種持續的節奏中,像一陣徐徐吹來的和風,令人心曠神怡。

我趕緊檢查了一下自己現在置身之處,喔!...看來不是被卡住,只是不小心把未乾的油墨踩花了,起降都太急了啦!

好吧! 那麼,讓我先把花掉的藍圖整理一下,然後慢慢練習,持續的,在我的藍圖裡,優雅的前進。我的自由,會在舉手投足間的空氣中找到。

    全站熱搜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