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自己我要做自己,而自己到底是誰呢?

常常聽到的一句話是,我不喜歡現在的工作,不喜歡現在的生活,我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那自己想做的事又是什麼呢?

如果講不出個所以然來,就找個跟現在不同的主題,這樣似乎就給了自己和別人一個交待,然後緊抓住這個未知,繼續跟現在抗爭。又或者總是不滿意自己的現狀,很想離開現在的工作領域,很想轉換跑道,很想很想,可是對未來的路又充滿茫然和恐懼,在原地焦慮緊張,卻動彈不得。不然就是超級動能王,換了工作,又換伴侶,再換寵物,換來換去,換到最後精疲力竭,還是哪都去不了。這樣的狀態對很多人來說並不陌生,反正就是那裡不對勁。擁有的東西不是自己想要的,可是又得不到所謂想要的東西,再加上搞不清楚到底想要的是什麼,自然受苦了。

這樣的不對勁的確不好受,但它卻有個正面意圖,即是駆使我們去看看這個不對勁的核心在哪裡,是哪個部分的自己被忽略了,難受程度越高,內在那個核心求救的聲音當然也越大。當我們去正視這個聲音並重新擁抱這個部分時,不同部份的自己便得以相互支持,而非相互矛盾,內在的彼此於是能夠整體向前邁進,而非各別原地掙扎。不然天真的以為答案僅來自將自己置身在不同於現狀的的外在環境,有可能只會將所謂的自己推離更遠。

有位個案Kitty(化名)的例子,給了我很大的啟發。

Kitty很想要轉換跑道,很想要去做"真正自己想要做的事",也有個明確的目標,但一直裹足不前,即使有機會,卻也沒什麼動力做改變。對於背景條件優渥,能力也很強的她來說,無法理解到底是什麼限制了她,很懊惱著"怎麼可以這樣不做自己"?

是的,怎麼可以不做自己? 帶著很大的壓力與不接受。於是,只是輕輕的一句:"嗯! 妳想要做自己,我聽見了,也知道了....." 只是一份單純的包容和接受,讓Kitty潸潸落下淚來,隨著淚水的釋放,緊繃的肌肉變放鬆了,臉部的線條也柔軟了。Kitty 終於明白,原來她之前並沒有真正允許自己做自己,一切的作為都是要來證明,"去做"自己才是對的,"現在"這一刻是不對的,殊不知這些都只是"作為(Doing)" 並非"做自己(Being herself)"的本身。原來重點不是做(Do)些什麼,生命本身其實在每個全然接受的當下,就已經在"活出自己(Be)"了!

我很感謝Kitty讓我參與了她對於"做自己"更深一層意義的體驗!!!

    全站熱搜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