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次夏威夷之旅中,有位原始部落酋長告訴我,人的眼睛,可以看得到三千種以上不同的綠色….因為每個人的獨特性,所接收並認知的部份便有所不同。

當有人說:”我好喜歡綠色啊!” 他可能指的是第2010 種綠,而另一個人指的卻是第358種綠。當然這都是在綠色的頻率範圍裡,但最確切的綠,只有自己知道。 概念性的詞句方便我們溝通, 例如說:愛、美麗、開心、難過、好 或不好,而這些都會因人的主觀意識而異,你的好未必是我的好,你覺得美麗的我未必覺得美麗。 

愛斯基摩人有37種詞語來代表愛,我們就只有個愛字。當在說”愛”的時候,我對愛你的認知是甜言蜜語,燭光晚餐,而你對愛我的認知是虛寒問暖,細心照料,要是你沒符合我對愛的概念,我就宣判你不愛我,然後留下對方抓頭兼大喊無辜。 因為溝通的需要,概念性的詞語便於我們很快的共同理解一個主題,同一時間也要察覺並進一步確認,自己與他人對同一個概念的認知是否相同,不然就像我在說書裡的398頁,你講的卻是第216頁,結果我們沒進一步去弄清楚對方在講那一頁,就自認兩人都在說書裡的某一頁,自認對方說的應該就是自己這頁,很多誤解就這樣產生了..... 到最後溝通不良,這得要怪誰呢?
 

    全站熱搜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