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心靈札記 (4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腦子對身體產生的影響,是分不出來自真正發生還是想像中的事情的,思維一旦產生,尤其是具彩色、富感覺的畫面,都會透過相同的神經迴路傳遞到大腦,然後這個司令部再將訊息傳到全身細胞。開心喜悅的,讓我們不自覺揚起嘴角,連走路時可能腳步都輕盈了起來。難過鬱悶的,讓我們皺起眉頭,心頭沉重,身體大概也變得活力缺缺。不管這是關於過去還是未來的。你現在就可以想像有一片很酸的檸檬在嘴裡,然後大力咬下一口,於是檸檬汁在嘴裡竄流,你是不是也已經開始想分泌唾液,然後覺得整個嘴裡都很酸了呢?

有一部電影 The final cut 是個很棒的例子。此片講的是人在小時候,可以植入一種晶片,它能把這個人的一生都記錄下來,在死後,有記憶剪接師,會把一個人的一生剪成一個小時左右,讓葬禮的賓客欣賞。由Robin Williams 飾演的剪接師,因為意識裡記得,小時候他跟另一個小男孩一起玩,但不小心弄死了人家,於是往後的人生,他因為一直認為自己記得那個畫面,殺了自己的玩伴,內疚多年,變成一個冷漠痛苦的孤癖人。直到有一天,他發現自己的父母原來有幫自己植入晶片,追溯回去,才知道原來自己記錯了,另一個小孩根本沒死,真是白痛苦一場。

我們的潛意識就像這晶片一樣,記錄下人生所有的點點滴滴,包括真實發生過的所有始末細節,和隨之產生的情緒經驗,而我們的意識頭腦有可能只截取了某段負面經驗所產生的錯誤結論,然後一輩子將之視為真理,苦不堪言,例如這個剪接師。

但好消息是,因為我們的意識頭腦有這樣的特性,既然過去的想像會讓人造成那麼大的影響,那麼對於未來的想像,當焦點是放在我們真正想去到的畫面,腳步自然而然往這個方向去。 任何在腦子裡勾勒出的輪廓都會留下印記、造成影響,在想著明天會更好的同時,也請先確定這是你真的要的,然後你會發現,每個現在都是過去的未來,每個未來都是過去的現在,沒有現在,哪來的過去和未來呢? 到最後, 也就只剩下喜悅的活在當下最重要了!! 不是嗎?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你看到「巫師」這個名詞時聯想到什麼? 哈利波特裡的魔法校長鄧不拉多? 還是戴著尖頭大帽騎掃把的巫婆? 其實巫師或巫士 (shaman) ,在墨西哥亞茲塔克(Aztec)、美州印地安、南美印加(Inca) 及其它許多古文明 的傳承下,扮演著類似祭師及僧醫的角色,故其名他們能幫人們祈福及治療。巫士的巫術習修(不分男女) ,是透過連結大自然的力量,與之共鳴及和諧,於是人、事、物得以恢復秩序與健康。那麼誰賦與他們這些能力呢? 其實對於所謂的巫士來說,最重要的是根植於大地及對於自我生命的習修,意思是他們修行的老師,是太陽、月亮、顏色、聲音、動物、植物等大地萬物,與之學習其和諧,於是能量、直覺的運用、內在的力量就是每位巫士用功的結果。一本很有名的著作「巫士唐望的世界」中,就講述了在一九六O年美國人類學家卡羅斯卡斯塔尼達在墨西哥沙漠與印第安巫士唐望的偶遇引導他踏上長達十年的心靈之旅這位接受理性訓練的學者跟隨著唐望重新省思主流社會所重視的價值標準進而發掘生命的課題與更大的自我力量

在我的秘魯之旅中,有此機會與當地德高望重已年過七旬的巫士相處多日。他們的生活自然簡單,沒有洋房華服,但散發出一種對生命的篤定與踏實,也更讓人體驗如何去過一種有趣而富創造力的自發性生活,慢下腳步反省自身真實的面對自我,進而得以分享生命的智慧

下次若聽到有人在做巫術治療 (shamanic healing),可以安心一點,這並不是什麼神秘的黑色魔法 (black magic) ,只是將身心靈帶回和諧健康的一種方式,而只要將向外追求的焦點轉向回歸自己的中心,我們每個人也都能成為自己[生命中的巫師,踏實活出內在的力量。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斑馬不會得胃潰瘍(Why Zebras don't get ulcers?),這又是一本書的名字,由薩波斯基 (Robert M. Sapolsky) 所著。我當初也是被這出人意表可愛的書名吸引住,但它卻是一本足以當做神經醫學教材的教科書,非常詳細的說明壓力對人體各部的影響,有心取得醫學細節知識的讀者,可藉此書了解壓力運作方式,並曉得正確的抗壓之道。其實人的身體結構很原始,跟其他動物一樣,在遇到危險,尤其是像斑馬遇到了獅子準備逃命時,壓力指數馬上高漲,於是腎上腺素分祕,血壓上升,呼吸急促,肌肉緊繃,全身的能量都去到確保逃命。當獅子走後,危險離開,一切回復正常,主放鬆的副交感神經再次啟動,各器官的能量各自回到崗位,於是斑馬繼續悠哉的該吃就吃,該睡就睡,要是哪天獅子再出現,便有足夠能量再次全力備戰。

 壓力是確保我們確保生存的重要指標,適當壓力讓我們聚精會神度過難關。而壓力下的身體機制,其實是很短視的將能量都集中在一時的奮戰,其他如消化、循環、 免疫系統,就無法得到足夠養分、氧氣、能量,所以每次壓力之後的放鬆和恢復,是非常重要的。對於很多太過聰明並富創造力的我們,有很多的無名壓力來自腦子裡的假想擔憂,事情都沒發生,身體已經如臨大敵,結果當敵人真正來時或根本沒這回事時,已經糧彈用盡,實在得不償失。

看完這本書,我再次提醒自己,心情不好,壓力大時,要避免吃東西。包括人在內的哺乳類,有百分之十至二十三的能量是要用在消化上的,要是這些能量被壓力用掉了,結果消化不良還有胃潰瘍之虞,我才不幹呢! 然而在肚子餓時用好心情來品嚐美味,讓血液及注意力去到味覺和腸胃裡,好好消化,好好吸收,不但身體得到營養,情緒也能獲得滋潤! 你今天吃飯時不妨也來試試?!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有個人做了個青蛙腿和牠跳得多遠的實驗。  


第一次實驗: 他對著四條腿的青蛙叫 : ! 結果青蛙一跳跳了1.5 公尺。 
於是他記錄: 四條腿的青蛙 跳躍距離1.5 公尺。

第二次實驗: 他切掉青蛙一條腿,然後對著三腿青蛙叫: ! 結果這次青蛙只跳了0.5公尺。 
於是他記錄: 三條腿的青蛙,跳躍距離 0.5 公尺。

第三次實驗: 他切掉青蛙二條腿,然後對著兩腿青哇叫: ! 結果這次青蛙一動也不動。 於是他記錄: 兩條腿的青蛙,是聾的。

我們有多少次像這個人一樣,為自己周遭的事情下了這種,看似合理但與真實不符的結論?

他到現在都還沒打電話給我,一定是不想見我,不喜歡我,算了! 他根本不愛我,還是放棄吧! - 如果你還沒發現其實是因為他太緊張你,還在家裡打草稿,就把他三振出局了,那是誰的損失呢

曾經感情受創,於是給自己下了結論像是
天下沒一個好男人最毒婦人心”…. ,那好男人或溫柔鄉出現的時候,怎麼辦呢? 你看得見嗎?

 我們每下一個結論,就在腦子裡創造了一個信念,然後心門就被關起,其它可能性就進不來了。而有人對自己的信念是我命不好 沒人鍾意我 ,就算貴人出現,有人很喜歡時,能輕易接受嗎!  任何信念都是影響人生路的關鍵,有人對自己的信念是值得快樂與被愛的,開心與愛像是理所當然,痛苦所為何來

現在就檢查一下,你腦子裡有著怎樣的信念和結論,它們是真的嗎
? 如果不是,你想要一個怎樣的人生呢? 然後再檢查一次,你的信念告訴你,美滿人生,是當然還是困難呢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兩個手臂,尤其在關節附近,起了很多紅疹子,一斑一塊的,很癢。太用力抓, 還會有瘀血的痕跡。對愛美的我來說,真是折磨。

身體上的反應或任何病痛,我總先將它視為心裡層面尚未解決問題的指標。任何未被察覺的負面思想或信念,會先影響情緒,然後來到身體。雖然來到要用身體的不適才引起我注意的地步,是為時有點晚,我寧可腦子一開始就送出正面的訊息,但只要有任何徵狀出現,不管是身體或情緒上的,我都非常願意睜大眼睛來看看,到底是什麼心理的核心問題,是我沒察覺的?

老天,聽見了嗎?

我。願。意。穿。越。

這也是我在自己及個案身上次次驗證後的習慣:

在大聲宣告了自己的意願後,潛意識就會像收到許可證一樣,開始往穿越之路邁進。但要往哪走,得先知道方向才行啊!

於是我去查了造成蕁麻疹的心理原因:

(向大家推薦*Louis Hay寫 的Heal your body*)

Irritation over delay 

對延遲感到煩燥


然後檢視到最近對自己種種計畫的進度十分不滿意,要趕快寫好下一本書、要一面旅行一面工作的想法趕快成行、人生最好像影帶一樣可以快轉快轉快快轉….等等念頭,只好看著鏡子說: “唉! 真是活該….”。

一個不留神,又落入”只要….就好了”的深淵…..

因為不接受現在的自己,不滿意現在的狀況,所以天真的以為,我只要寫完書就成功了; 我只要可以一面旅行一面工作,就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我只要遠離此刻,最好跑得比生命還快,就無憂無慮了。隨便在公園裏問位老人家,這樣的想法合不合邏輯,他大概只會笑著搖頭吧!

在這本許多治療師都視為聖經的”Heal your body” 中,Louis Hay 也提供了取而代之新的想法,那就是:

I love and approve of myself. I’m at peace with the process of life. 

我愛與肯定自己,我與生命的過程和平共處


這又點出一個隱藏在徵狀底下最為核心的問題信念,那就是:
"我要成就….才能穫得肯定,我要做完….才能贏得被愛。"

這有何問題呢?

如果是這樣的信念在驅動著,那不管成就多少,努力多少,都會覺得不夠獲肯定,不夠被愛,今天不會,明天也不會。這樣是永遠都無法滿足,無法真正快樂的。 而看看搖籃裡的小嬰孩,他什麼也沒做,高興時會笑,不高興時會哭,不管圓扁胖瘦,每個爸爸媽媽還不是沒原因的又疼又愛。是何時我們學會要努力做些什麼才能得到被愛呢?

而既然這是學來的,當然也可以重新學過。不容易,但首先有意願許可證即可啟程!

還有,動力如果是來自於活出自己的熱情,而不是來自"只要完成了我就OK了,沒完成我就不OK"的壓力, 那一步一步向前進則是必然的結果,也更能安於享受每個當下的成果。在此刻學會愛自己,懂得接受,下一刻才有實在的愛與肯定。沒有誰能跑得比生命還快。

現在,我以此再次提醒自己,眼見紅疹子漸漸散去!!
---------------------------------------------------------------------------------------------

Louis L. Hay, 在面對了自己心靈深度創傷及信念後,同時痊癒了自己的癌症,二十多年來致力於在心理層面以改變思想模式根治身體疾病,推崇自我療癒的力量。著有Heal your body 等27本書。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his poem is inspired by the 5 beautiful women I travelled to the U.K with. It is written at Tintagel Castle, Cornwell where lies fascinating legends of King Arthur and the Round Table. I dedicate this poem to all the powerful goddesses that you are.

--------------------------------------------------------------------------------------------------------------------------

Under the firy sun,

Under the strong rock,

There is a scent of women,

That melts the gun,

That eases the hard.



Have you any ideas how powerful this wind is?

For it bends the tree to a humble knee.

For it shapes the mountain without being seen.



The power may not be leaned on

But thy power shall be lived.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5 Fri 2006 22:08
  • 信念

有個人對搭飛機有強烈的恐懼症,害怕他搭上飛機就會墜機,連想到都會全身發抖冒冷汗。一天,因為有很重要的事他必須搭飛機去處理,沒辦法只好去找一位據說很厲害的心理醫師來治療他的恐懼症,醫師一坐下就告訴這個人,你放心,我什麼恐懼症都醫得好,然後這個人馬上就站起來說,那我不看,這樣你就會把我醫好,那我就敢去坐飛機,然後就會墜機,我就會死掉,我才不上當呢!! 再見!

-----------------------------------------------------------------------------------------------------------------

這樣的情況在來找我諮商的個案中常常可見,並不一定是個案真的不願意改變,而是很多根深蒂固的觀念和想法,在潛意識裡,深信著如此能夠保護自己的生存,通常這是很小的時候,身邊人輸入而我們同意並接收的信念,或者是自己在當時對自己下的結論。長大後,不管聽起來多麼荒謬,多麼不合理,除非我們真的找到根源進而願意改變它,不然它會一直在潛意識的某個角落,一直運作,一直運作,同一個核心信念會在生活中用不同的形式出現。最明顯的例子: 一個來自暴力家庭的受虐女孩,她長大後結婚的丈夫,也是個施暴者,奇怪的是,她會用各種理由,讓自己還一直留在這個關係中。因為在她小小時的心靈裡,她已經下了個結論,:"我沒做錯任何事,就被這樣對待,那一定是我應得的,我一定有問題,一定不可能被愛..... 我一定要比別人努力,才能好好的....."。她在潛意識裡接受了這樣的核心信念,長大後,她再次重覆這樣的信念結果。即使有些信念聽起來很誇張,但潛意識裡的信念是我們行為的驅動力,如果我們不從生活中的結果去檢視自己的信念系統,反而是跟這些結果抗爭,痛苦、焦慮等負面情緒便會產生,更嚴重的是暴力的產生,不管是身體上或精神上的,別人對自己,或自己對自己的.....

又例如一個有著無比的內在力量女孩,卻相信著"自己最好不要展現力量,以免讓別人有威脅感, 以免沒人喜歡自己"。但莫名的無力感讓她痛苦極了,表現柔弱的她總是吸引來具威脅感的人。 而當願意找出並勇敢正視了原來自己曾有的錯誤信念後,她下了決定將之連根拔起,重新種下新的信念,“我可以完全展現內在的天賦與力量並且被愛”。現在她一點一滴用心灌溉,讓這個新的種子成長茁壯。如果妳也像這個女孩一樣,決定真正活出自己的力量,準備好身邊可能開始有新朋友出現,舊朋朋友離去,而留在身邊的,會是和你有類似信念的人!! 你呢? 你有著什麼樣的信念呢? 他們是真的嗎?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時下有那麼多的健康資訊,各式各樣的心理測驗,目不暇己。有些聽了好多遍,還是老生常談。對對對… 我知道身体健康、和諧心靈是美滿生活的重大要素,但我還有好多事要忙,好多工作待做,什麼健康飲食、能量淨化、瑜加、冥想,還有什麼身心靈成長課程,大概都是那些有錢有閒的人的玩意吧?! 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等…..再說啦!!



在工作坊裡,我會問: “你今天或昨天吃了什麼讓身體很舒服的東西? 做了什麼讓心情很愉快的事?” 除了少數真誠的笑容外,答案不外乎有兩種。

第一種: 有吃了對自己”好” 的東西,做了”對”的事,但是否真的舒服愉悅? 不見得…。

第二種: “哪有時間想這些啊?”

“那你在忙些什麼呢”?我問,

忙著”揾食”囉? 學員很理直氣壯的回答著,

於是我再問: “那揾到的食物是否是你真正想的要呢?”



大部份的我們,把理想人生品質當成一種未來美夢,有人勇於追求,有人純粹當發夢,有人心想著: “如果我有了什麼什麼… 生命就能夠如何如何… “。我只要瘦身成功,就能吸引到畢生所愛。我只要賺更多錢,供得起更好的樓,一定會比現在開心。但當你覺得自己孤伶伶,不開心時,真的只是因為身材不夠好,身家不夠多而已嗎? 還是其實有更深一層的自己是你沒看見,沒照顧到,沒活出來的? 而若願意往自己內在看,還得要夠膽量的。因為我們總是被鞭策要成功,要做對的事,卻很少被鼓勵要認識自己,真誠的做自己。我們出生時沒有跟著一本說明書,所以使用方法都是一點一滴學習來的。在我們身體一天天的長大,老去時,內在的心靈是否也有一起成長,成熟著呢?



有人會問:”那我不活出自己會怎樣嗎?”

當然不會怎樣,只不過在心底某處,會有一股莫名的空虛感罷了!!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雨了!

剛在香港參加完Mr. Bert Hellinger and Dr. Bertold Ulsamer家族系統排列訓練,這場雨似乎幫我表達出,家族系統排列實在就像解了我求學若渴的甘霖一般!

家族系統排列(Family Constellation)是目前歐州心輔界與心靈成長團體中相當盛行的療法,由德國心理治療大師伯特 海寧格整合發展出來的,他定義這工作方法為心靈的工作。他透過角色代表的排列,找出問題根源,回歸愛的序位,處理生命中許多層面的困擾。已有無數的家庭與心靈受到幫助。就在這個月初,台灣舉行了亞洲第一屆海寧格系統排列大會,何其有幸,得已親眼見證已屆高齡八十的海寧格之精準、智慧、與力量。即使幾十年來,他已到過八十個以上的國家教學,但目賭他在與每位當事人做治療工作時,那份當下的專注與巨大的臨在,再再教我震懾。

有人稱海寧格是現象學家或治療大師,他則覺得自己是個喜歡思考的哲學家。在精簡話語的排列治療過程中,背後充滿了直達核心的智慧與洞見。他的中心思想和中國老子的「道」很像,唯有學習順著這個生命中更大的力量,愛與性靈得以流動 (movement of Love and Spirit)。他的一句 "老天是不完美的" (God is imperfect),深深烙印在我心中。就是因為不完美,才有繼續創造的動力,要是完美了,一切將成為靜止! 既然人是活的,會動的,我於是懂得接受與臣服在這個不斷創造的旅程中。

在此我想要衷心感謝海寧格大師的存在及Bertold Ulsamer 博士助人藝術的傳承,還要特別感謝台灣海寧格機構創辦人周鼎文先生,沒有你十年前的一顆種子,華人世界就無法認識海寧格。以及香港系統排列培訓中心創辦人鄭立峰先生,沒有你的積極推廣系統排列工作,也不會有這個訓練課程的發生。我深深的向你們一鞠躬。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more photos of Tippi..... )
I love you and you love me. 
I was once abandoned as a little kid. 
You were once betrayed as a little kid. 
We were too small to do anything about it. 
But now we don't project that fear onto the Beautiful you and me. 

There're things we need to let it be. 
When the time comes we shall see. 
There's no way we can be complete. 
Unless we embrace the scared little kid. 

Like you said each has their own time. 
When the time comes we should see. 
See the strength behind the mask of fear. 
See the beauty of that innocent little kid.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對有些人來說,這真是個嚴重的問題,包括我自己也曾有此迷惘。

其實,這個焦慮的背後,有可能是尋找自己要的是什麼的開始,也有可能是不允許自己去得到心中渴望,一個更深的負面信念藏在困惑面具後。而下一步,知道了所謂"自己要的是什麼"但還沒得到時,也可能會出現恐懼、擔憂,停滯不前甚至還懊惱自己怎麼那麼膽小、想太多、沒動力.... 。這些情緒如果會說話(其實他們真的會透過身體跟我們說話),可能會說自己好無辜,他們用唯一懂得的方法去啟動我們的生存機制,想保護我們免於未知的傷害,卻被我們討厭著不被接受。只是他們用的可能是在三歲或十三歲兒時學會的方法,殊不知這些方法已經不適用於已經長大成人的我們了。在未察覺到這一點前,我們讓這些小孩求存的信念掌控著自己,然後大喊無助。當察覺到我們現在其實已經是大人了,有能力也有權利活出現時的自己,大可以溫柔的抱起這個孩子,並且衷心謝謝他這麼忠誠的保護著自己,然後重新選擇一個目前最適用的方式來服務現在這個成人的自己。

這樣一來,"你要什麼"就不再是一個"問題",而是一個遲早會被完成的事實了。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在我接觸過的個案及來向我詢問催眠的朋友,有很多為失眠所苦,若不是純粹生理上的失調,一般人大多會歸咎於壓力或情緒。當然一個人的一種失眠背後就有一種屬於個人的原因,如果你發現自己的睡眠問題其實是在心理層面,催眠不失為一種有效的療法。

以下是催眠師 彭翎恩的分享。

---------------------------------------------------------------------------------------------

作為催眠師四個年頭,最容易被人誤解為「睡眠專家」。

大概是拜Hypno這個字根所賜,原意的希臘睡神讓Hypnosis(催眠),似乎與睡眠劃上了等號。 治療失眠當然是催眠領域的一項專長,也有許多的催眠師致力於「睡眠」這個項目。催眠怎麼讓一個人失眠的人可以轉好呢?這是我想進一步探討的主題。

首先,進入催眠之後會帶來全身放鬆的效果。這種放鬆,與平常睡眠的放鬆其實有差異,甚至勝於睡眠。

為什麼呢?進入催眠時,全身經過意識刻意的引導,所以意識會完全專注在「放鬆」。若是進入到深度催眠,除了放鬆,當事人還會感覺到「心無雜念」。

因此,除了身體的放鬆,最主要的,是頭腦的放鬆。

這就是原因了。太多人不是因為身體不想睡,而是他們的頭腦不想睡。上了床,頭腦轉東轉西,就是沒有睡意,而身體早就累翻了。

頭腦又為什麼轉東轉西呢?其一是平常有特別的事件導致我們的心思焦慮,例如案子沒做完、考試逼近、感情失和、金錢壓力……等等,這是短暫性的,只要事件解除,睡眠品質自然會回復。 在這種狀況下,催眠的功能就可以將目標轉向針對這特定事件來做心態調整。例如增強自信心、設定更有效率的目標、找到內在原有的潛能、甚至放下不必要的承擔、面對該面對的問題,都是催眠的重點與主題,而且效果非常好。
另一種則是比較難的,我稱為「心中的碎碎念」。就是沒有一個定性或特定事件讓我們去想,一兩個小時過去,思緒飄來盪去,就是睡不著。
經過這些年來的探索,我發現幾個可能的面向。

第一,當事人身體有不舒服的症狀,但卻一直被忽略。這種症狀很可能是生病引起,或體質較差,或因為日夜顛倒,生活作息不正常,造成身體某一區塊總覺得悶悶的。身體不適,那自然很不好睡。

第二,反過來說,也許有個心事沒有解,反而造成了身體上的狀況,這裡不舒服、那裡不順,怎樣都無法真正的放鬆、舒暢。

這裡我提一個個案。曾有位四十五歲更年期的太太來找我處理失眠,除了請她保持與婦產科醫生的配合之外,進入催眠時我發現她的胸口常常悶住,造成失眠。有趣的是,她做了細密的心臟檢查沒有任何問題。

在一次深度催眠中,我問她胸悶讓她想到誰,或什麼事。她一語不發,隨即流下一行清淚,漸漸轉為哭泣,終於將沈痛的悲傷爆發出來。

這位女士在高中時失去父親。但身為長女,承諾父親不能脆弱,這一忍三十年的悲痛,積壓在心中。而她的父親當年正是心臟病發身故,享年就是四十五歲。

但不是每個人都這樣的幸運。也有許多人來找我催眠,就是無法得知「碎碎念」的主要原因。這就是第三種,我稱為「隱藏性的焦慮」。

這些個案生活平實,沒有什麼大礙,甚至有些兒女已長大,開始過無憂無慮的生活了。要他們真的說出一個什麼事,還真的很難為人家。

但是,這些看似太平的個案們,往往有一個無法訴說的心事,或是一項不為人知的秘密,或是一樣遺憾未平、一份期待未圓。

我曾接觸過一個美麗的女個案,國外留學回來的碩士,卻每天因為不能早睡以致無法上班賦閒家中。除了幫助她放鬆之外,我們一起嘗試找到她不想上床的動力。

這樣的個案,我通常會問,「生活中有什麼你想要而沒能完成的事嗎?」「有什麼掛念心頭,一直無法放下的嗎?」

治療過程不贅述,但結果卻讓人很意外。因為母親從小單親撫養她,儘管母女倆性格皆剛烈,卻彼此相依為命。催眠後發現,我的個案心裡有個很令人動容的念頭:「媽媽,只要我不上班,我就可以一直陪著你了。」

這個結果令當事人很意外,幾乎是不能相信。她說她出國留學就是想逃離這個難纏的母親。可是,她也紅著眼眶說,儘管人在國外,卻沒有一天不思念母親、掛記母親……

就我的個案而言,「隱藏性的焦慮」造成了睡眠時頭腦的「碎碎念」。其實真的問題連當事人都不知道,因為這個核心太重要了。重要到如果移除了,會撼動當事人的價值觀與歸屬感。

另一位個案失眠的動力是「補償」。他從小就很想快快長大,小時候總想學大人那樣可以晚睡、晚歸,可是身為小孩,一定要九點上床。所以在長大後,有了自主權,就將以前不能晚睡的遺憾補償回來。

知道動力後,催眠師要專注在「解決方案」上。前一位怕母親孤單的女孩要對自己說:「媽媽可以照顧好自己。」後面一位補償的個案要對自己說:「我正很愉悅的為過去的自己做些什麼。」當然,他們的失眠也都好了。

失眠了嗎?不怕,也許你只是不知如何讓頭腦真正休息,讓身體真正放鬆,讓自己的內心真正的圓滿。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晚一如往常在練習Calm Ball 時,突然有股衝動要和大家分享一下這個簡單練習的神奇效果。它除了讓我的右肩舺長年酸痛緊繃的文明病電腦手變得正常舒服外,每晚睡前僅需20min.的練習,更讓我感到十分歸於自己的中心,當然也就很 Calm,很放鬆,睡得是又香又甜。有沒有很神奇? 有! 是不是很簡單? 是!! 像不像在賣仙丹? 像!!! 想不想學? 想!!!!

Calm Ball 的練習,就是找到一個舒服的空間,站或坐著,雙腳與肩同寬,雙手的放置好像是拿著托盤,手肘輕鬆的彎曲約九十度,手掌向上平放,然後用一顆100g的球(50g的網球,加進50g的BB彈),在閉上雙眼後,於左右手互拋,每次二十分鐘。 根據我的的啟蒙老師 Dr. Joseph Deepak Vidmar 三十年心理諮商的經驗,這樣一個看似簡單卻極具效果的練習,一天兩次,連續做一個星期,能夠療癒絕大多數的焦慮症、恐懼症、睡眠問題、強迫症、及檢查不出原因的慢性病,無數個實例已經驗證,包括我自己。

Calm Ball 還有一個聽起來很專業的學名,就是 Hemispheric Resynchronization Process (左右腦同步重整),由美國的Dr. Nelson Zink 所提出,能用來平衡左右腦血壓。因為在人們受到以上症狀所苦時,其中一個腦半球的血壓量是遠高過於另一個腦半球的,當左右腦半球的血壓量是在平衡狀態時,以上症狀便消失了。在現代人過度使用左腦(主右半邊身體)下的副產品: 過大的壓力 焦慮的情緒 以及不佳的睡眠....等,也都能藉著這個Calm Ball每天跟自己相處的一小段時間得以平衡。其實我們的身體就是與潛意識溝通的最佳管道,當我們有意識的去平衡它時,它那裡還有時間焦慮啊?

你或許會想,就這樣? 這麼簡單就能把我多年為之所苦的症狀給搞定? 其實往往有可能真的就是我們把自己複雜化了。沒注意自己用電腦及該休息的時間,只是看了很多年各式各樣的鐵打醫生,治標不治本。有人因心理症狀吃了好多好多的藥也不見好轉,卻傷了身體其他的細胞,得不償失。結果原來這麼簡單的直達核心才是上上之策!!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要做自己我要做自己,而自己到底是誰呢?

常常聽到的一句話是,我不喜歡現在的工作,不喜歡現在的生活,我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那自己想做的事又是什麼呢?

如果講不出個所以然來,就找個跟現在不同的主題,這樣似乎就給了自己和別人一個交待,然後緊抓住這個未知,繼續跟現在抗爭。又或者總是不滿意自己的現狀,很想離開現在的工作領域,很想轉換跑道,很想很想,可是對未來的路又充滿茫然和恐懼,在原地焦慮緊張,卻動彈不得。不然就是超級動能王,換了工作,又換伴侶,再換寵物,換來換去,換到最後精疲力竭,還是哪都去不了。這樣的狀態對很多人來說並不陌生,反正就是那裡不對勁。擁有的東西不是自己想要的,可是又得不到所謂想要的東西,再加上搞不清楚到底想要的是什麼,自然受苦了。

這樣的不對勁的確不好受,但它卻有個正面意圖,即是駆使我們去看看這個不對勁的核心在哪裡,是哪個部分的自己被忽略了,難受程度越高,內在那個核心求救的聲音當然也越大。當我們去正視這個聲音並重新擁抱這個部分時,不同部份的自己便得以相互支持,而非相互矛盾,內在的彼此於是能夠整體向前邁進,而非各別原地掙扎。不然天真的以為答案僅來自將自己置身在不同於現狀的的外在環境,有可能只會將所謂的自己推離更遠。

有位個案Kitty(化名)的例子,給了我很大的啟發。

Kitty很想要轉換跑道,很想要去做"真正自己想要做的事",也有個明確的目標,但一直裹足不前,即使有機會,卻也沒什麼動力做改變。對於背景條件優渥,能力也很強的她來說,無法理解到底是什麼限制了她,很懊惱著"怎麼可以這樣不做自己"?

是的,怎麼可以不做自己? 帶著很大的壓力與不接受。於是,只是輕輕的一句:"嗯! 妳想要做自己,我聽見了,也知道了....." 只是一份單純的包容和接受,讓Kitty潸潸落下淚來,隨著淚水的釋放,緊繃的肌肉變放鬆了,臉部的線條也柔軟了。Kitty 終於明白,原來她之前並沒有真正允許自己做自己,一切的作為都是要來證明,"去做"自己才是對的,"現在"這一刻是不對的,殊不知這些都只是"作為(Doing)" 並非"做自己(Being herself)"的本身。原來重點不是做(Do)些什麼,生命本身其實在每個全然接受的當下,就已經在"活出自己(Be)"了!

我很感謝Kitty讓我參與了她對於"做自己"更深一層意義的體驗!!!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最近朋友送了我一本書叫"The Four Agreements" by Don Miguel Ruiz.

作者在一次濱死經驗,對生命完全改觀之後,三十多年時間,都投身於學習並分享生命的智慧。這本書是從作者的背景,墨西哥古老傳統"Toltec" 智者的角度,來講關於我們每個人自我信念的形成和影響。內容很精簡,卻很有力量。



看了這本書,讓我想起了不久前和妹妹的一段對話…



我和妹妹的感情很好,她是我心目中的女超人,我是她心目中的小公主,彼此有不同的人生態度和目標,卻是彼此的完全支持者。當然我們也會像其他姐妹一樣有意見不和吵架的時候。 有一次在我回台灣,又是在床上聊到凌晨三點時,講起曾經有一次大吵之後,妹妹給了我一張卡片,上面寫著"I'll make you proud (我會令妳感到驕傲)!!" 我的印象太深刻,也感到很納悶,因為我沒有一刻是不以她為傲的。我向她提起這件事,企圖用所謂"治療師的專業"來問她: "所有的家人都已經那麼已妳為傲了,也就是說妳的目標已經達成了,為什麼妳還要沒日沒夜的一直工作,一直工作呢? 那妳真正的動力是什麼呢?" 她轉了轉大大的眼睛,然後慢慢的吐出幾個字: "來證明我自己…" "然後呢?" 我問,"然後讓你們以我為傲啊!…”她回答,帶著"我都說了幾百次,妳還不明白嗎?"的語氣。我則像是要確保她有把話聽到心坎裏去,開始不自覺的大聲了起來: "都說了我們已經非常非常以妳為傲啦!" 聽完這句話,她沒說話一陣子,臉上的表情像是在找適當的字來為自己辨解,然後不平的說: "那妳呢?受那麼多訓練,上那麼多課,又是為了什麼?" 天啊! 我突然驚覺,現在不是兩個姐妹,變成兩個嚴格老師帶著情緒的對話了。好! 為了確保妹妹會去到她的核心,我一定要先誠實回答這個問題。於是我想了想,吞吞吐吐的說 "因為我想更完美!" 她馬上瞪大眼睛,像看進我眼底最深處似的說: " YOU ARE ALREADY PERFECT(妳已經是完美的了)!!!!" 接著,我們兩個就這樣無聲的看著對方,忘了有多久,最後一起大笑了起來,大聲到把我爸媽都吵醒了。當然他們很快就放心的再回去睡了,有誰會擔心兩個笑得滿臉通紅的孩子呢?



事實上,我們那天並沒有真正說到一切的核心,那就是"愛"。我的信念是,"我要一直確保自己夠好夠棒夠完美,別人才會愛我。" 妹妹的信念是,"要有更多更好更不同的成就,別人才會愛她。" 這些信念正是影響著我們人生路的最大因素。天知道為什麼一糢一樣背景長大的人會形成不同的信念,且不管這些信念是來自社會、父母、長輩、傳統、或是自己,大部份早已經在潛意識的深處,日以繼夜的影響著我們的方向和態度了。自己核心信念是正面或負面,還有它們否符合自己心中真正所願,都深深主導著自己對現在自己人生位置的滿意度,以及達成真正想要目標的速度。因此覺察並加以校準核心信念實在是快樂自由人生的大大重點。



現在只要 "我不夠好的恐懼感" 又開始出來作怪時,腦海中就會浮現妹妹的大眼睛還有她斬釘截鐵的話 "妳已經是完美的了!!!!!!" 然後大笑自己三聲, 哈!哈!哈!…… 當然,我不夠好這個訊息的正面意圖其實也就是還有進步空間可尋。於是認清信念的核心讓人獲得支持的力量,支持我輕鬆又愉快的完成我內心真正想做的事,至於那些被察覺出是由批判與恐懼所驅使的行為呢?… 先謝謝它們的出現!! 然後再大笑三聲,哈!哈!哈!……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在我忙於學習與成長時,我親愛的外婆辭世了,一切都像安排好似的,讓我將所學一步一步的在人生中去體驗,對我來說,這也是學習的真正意義所在。



生命中的創傷,難以解開的情緒,難以脫離的苦痛,看來都像是發生在自己無力處理的情境中。情境的發生,是生命的必然。無力感來自於以為自己沒有其他選擇的假像,而我們如何選擇,卻是決定人生路如何走的重點。



在外婆過世時,我在自己決堤的淚水中,發現悲傷,我真的好捨不得外婆; 我感到生氣: "妳就這樣走了,那我怎麼辦?” 葚至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還有一種很深很深的空虛。這樣一位重要親人的離去,也帶走了我心中很重要的一塊。這種空掉的感覺之極至,讓我的身體不想動,感覺變得痲木,整個腦袋也直接放空,啥也不想想..... 因為只要他們開始活過來,就會開始痛。 就這樣,我允許自己放空了好一陣子,也允許所有的哀痛襲擊我。在這樣誠實的正視中,也學習適時舉起意識的盾牌,保護自己不被擊垮。當傷痛結束時,才能真正放下,去看到生命中其它的美好。而不是都已經倒地不起了,還捂著眼睛說: "我沒事!我很好!” 然後帶著遍體鱗傷,那兒都走不遠…..



謝謝外婆,讓我有了這樣的深刻體驗。



身為催眠師,讓我再一次提醒自己,在面對個案的情緒與傷痛時,我承諾給予完全的空間與尊重。更深層的真實感覺進而能獲得釋放,愛的力量與自由於是能再次被活出來!!!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Oct 11 Tue 2005 11:44
  • 天使

原來英文的"Angel",來自拉丁文的"Angelus",

是由希伯來文"Malakh"翻譯過來的,意思是使者



這使者長得什麼樣子呢?

說話聲音又是怎樣的呢?

又或者可能只是一個念頭、一個靈感、一部電影、一首歌呢?

---------------------------------------------------------------------------------



在一次大洪水中,有個人被大水逼得躲到屋頂上去了。

他深信他所崇敬的上帝會來拯救他。



有人划著小船經過,大聲對他說: "快! 快上來! 讓我來救你!"

但他卻說: "沒關係,我不需要你,我的上帝會來救我的 ....."



水都快淹上屋頂了,又有個人划船經過,大聲對他說: "快! 快上來! 讓我來救你!"

他還是說: "沒關係, 我不需要你,我的上帝會來救我的....."



最後他淹死了.....



到了天堂,一看到上帝,他氣不過便破口大罵: "虧我那麼相信你,你就由得我淹死,竟然不來救我???!!!"



上帝一臉無辜的說: "拜托! 我派船去了兩次,你幹嘛不上船啊?!"



@*&*@#$^$^&*...........



---------------------------------------------------------------------------------



上一次你的天使,是在何時何地怎麼出現的.......??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eauty of life


Gaze no more into the darkness,
By so how I find the tincture of light?

Let me go through the dark dark side,
By so I witness the miracle of sight!!

I listen to love, I feel the guide,
By so must there be more to seek?

Then I live the truth of my heart.

By so I experience the beauty of life!!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05年8月28日,我的外婆辭世了,加起來,跟她的生命靈數一樣,是七。

我想,她早已選好了這個日子。



在經過那麼多的學習,理論上,我的腦子"知道",她的靈魂已經在我們的頌經聲與祝福聲中, 回到了另一邊的家。而想起外婆在我成長過程中的點滴,還是忍不住要噴淚,覺得好捨不得,畢竟我現在還只是個活在身體裡的人。我知道死亡是延續生命的必然,對不死的靈魂來說,這只是一個階段性的轉換站,有一天我們全部都會再團聚。雖然直到面對自己身體的死亡前,我都無法親自驗證這件事,但有這樣的認知和期待,對於親愛的外婆的過世,我感到釋懷許多。



看見了生命的循環,更明白了 "all shall pass”, 一切都會成為過去…….



外婆有五個孩子,十個兒孫,我們大家旅居在世界各地。上一次全員到齊,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上次我們拍了三代同堂的全家福,這次我們一同錄了一段話,在告別式上送給外婆。 小表妹說:“…..奶奶已經不可能來參加我的大學畢業典禮,婚禮,看到我的小孩,我的孫子了。可是我知道奶奶的精神會一直和我在一起…..”;小表弟說:“奶奶如果發現我喜歡吃什麼,下一次我回來就會有一大鍋…. 雖然奶奶吃素,可是她煮的肉也很好吃喔!!…..”。茹素近二十年的外婆,在天上聽到,大概也會像當天的賓客們一樣,破啼為笑吧!



理智上,我明白生離死別是人之常情,而它們的發生之無常是最讓人難以承受的。情感上,我像是被掏空了很重要的一塊,真的很難受,也了解到真正的體驗哀傷是需要誠實與勇氣的。謝謝外婆讓我明白這許多。我要告訴外婆: "在我心中,永遠有一個您的位置,期待再與您相會,然後告訴您在我接下來生命中所發生的精彩!!”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24 Wed 2005 18:31
  • 邀請

這是一篇筆名為印第安長老 Indain Elder 的加拿大女作家的創作,摘自 靈魂之旅 (The Other Side and Back by Sylvia Browne)。謹獻給我的每一位個案,及我生命中每一位美麗的靈魂。

----------------------------------------------------------------------------------------------------------------------



我對你的職業不感興趣。我想知道你的渴望,你是否能勇敢依循內心的憧憬,大膽的作夢。

我對你的年齡不感興趣。我想知道你是否會願意冒險,為愛,為夢想,為體驗生命,即使看起來像個傻子。



我對什麼影響你的情緒起伏不感興趣。我想知道你是否曾觸及內心憂傷的核心,你是否已從生命的背叛恢復,願意敞開心靈; 或因此而蜷縮封閉,深怕再受傷害。我想知道你是否可以正視痛苦,與它共處,我的或你自己的,而不再需任何躲藏、淡化、偽裝、或修飾。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與喜悅共處,我的或你自己的。你是否能與狂野共舞,讓狂喜浸淫你全身,穿透每個指尖,不再心存戒慎恐懼,不再要求實際務實,忘記身為人類的限制。



我對你所告訴我的事是否真實不感興趣。我想知道,你是否能為忠於自己而讓他人失望; 是否能背負他人對你背叛的指控,但求不背叛自己的靈魂; 你是否能拋卻信仰,而仍值得信任。



我想知道每一天,你是否能在不美之處看見美麗,你是否能成為自己生命的源頭。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與失敗共存,而且仍然願意站在湖邊,向天上銀色的圓月高喊,「是的,我絕不放棄 。」



我對你住在哪裏,有多少錢並不感興趣。我想知道,在經歷了整夜的哀傷沮喪,身心疲憊到了極點,你是否仍能起身,為了孩子,盡你該盡的責任。



我對你認識誰,或你如何來到這裡不感興趣。我想知道,你是否會與我一起,站在火的中央而不退縮。



我對你在哪裡,學什麼,和誰學不感興趣。我想知道,當這一切都煙消霧散,是什麼在你內心支撐著你。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與自己獨處,你是否真的喜歡在你空虛時陪伴的同伴。

--------------------------------------------------------------------------------------------------------------------------

The Invitation

by Oriah Mountain Dreamer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at you do for a living.

I want to know what you askes for,

And if you dare to dream

Of meeting your heart's longing.



It doesn't interest me how old you are.

I want to know if you will risk looking like a fool

for LOVE, for your dreams,

For the adventure of being alive.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at planets are squaring your moon....

I want to know if you have touched the center of your sorrow.

If you have been opened by life's betrayals.

Or have become shriveled and closed

From fear of further pain.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sit with pain, mine or your own

Without moving to hide it, or fade it, or fix it.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be with joy, mine or your own

If you can dance with wildness

And let ecstasy fill you to the tips of your fingers and toes

Without cautioning to be careful, be realistic

To remember the limitations of being human.



It doesn't interest me if the story you're are telling me is tru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disappoint another to be true to yourself.

If you can bear the accusation of betrayal and not betray your own soul.

If you can be faithless and therefore trustworthy.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see BEAUTY even when it is not pretty every day.

And if you can source your own life

From its presenc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live with failure, yours and mine

And still stand at the edge of the lake

And shout to the silver of the full moon "YES"



It doesn't interest me

To know where you live or how much money you have.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get up after a night of grief and despair,weary and bruissed to the bone

And do what needs to be done, to feed the children.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o you know or how you came to be here.

I want to know if you will stand

In the center of the fire with me and not shrink back.



It doesn't interest me

Where or what or with whom you have studied.

I want to know what sustains you from the inside.



When all esle falls away,

I want to know if you can be alone

With yourself

And if you truely like the company you keep

In the empty moments.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