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 彩 與 能 量 ─ 色 彩 治 療 入 門

基礎班 (甲班)2008年04月12日 星期六2-5pm 及 
             (乙班)2007年04月13日 星期日3-6pm

進階班 (甲班)2008年05月24日 星期六2-5pm (僅供完成基礎班的同學)

每期為兩堂 限收25人


自 我 催 眠 與 內 在 溝 通 工 作 坊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7-10pm
每期為三堂 限收20人

詳情請閱 香港中大校外進修學院網頁
經常快速額滿 報名請從速

有興趣者請查詢
電話: 2209 0252
傳真: 2603 6345
電郵: scs-humanities@cuhk.edu.hk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好久沒更新這裡了!

由峇里島的能量訓練回來後, 我的內在進入了非常深度的整合, 過程中不全都是舒服的,有時甚至像是無止盡般的陷入了無意識黑暗的深淵,也曾懷疑自己是否真能爬得出來。

但對我來說生命唯一的答案是去經驗、去穿越、以及愛,於是更多的光明得以被帶進無意識,得以看清糾結在暗處動彈不得的自己。 隨著了解與接受,也因此得以有意識的更加接近自己真實且活生生的本質。

隨著覺知的曙光走來以後,實在發現,活著真好!

2008年行程

澳洲能量學校:
年底我將返台,繼續籌辦今年一月底將在澳洲Byron Bay 舉行的能量學校,開放給任何有高度意願探索自己,活出真實的朋友參加,詳情請見Ramakanta 國際能量學校 。歡迎直接與我連絡 cyyc121@yahoo.com.tw

香港中文大學工作坊:
下一季的色彩能量/治療自我催眠/溝通工作坊,會在四月份舉行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Christine will be in Bali for  Energy Intensive Training 
10/9-11/15 '07
To book a session or contact Christine,
Please call or e-mail after 11/15 '07
Thank you!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y 宗杰 

我在台灣從事身體治療工作至今有七年的時間,在一次Reiki課程中認識了雅媛~一位愛自由、生日又跟我同一天的迷人女性!閒談之餘聽了她分享催眠的親身經驗覺得非常有興趣!我本身也曾有一次回朔經驗,而問題的答案也很巧妙的在之後的生活中一一解開了!

說不上來!就好像幫你啟動一個開關後工作就自動完成一般的神奇!

經過了一年多的時間,藉著這次雅媛回台灣,我請她幫我做了一次催眠個案。我要求雅媛協助我尋找內在深處的熱情及渴望所在,隨著她輕柔的聲音,我身體各個部位慢慢的被放鬆後,首先我發覺我的雙手跟雙腳麻到幾乎失去了知覺,簡直就像跟我的身體分開一般!這狀況使我驚覺到平常工作所仰賴的雙手真的累了!我應該好好的善待他的!

接著我進入了一個很深的山洞,在洞的盡頭我沒看到任何畫面,只看到了綠色的光!慢慢的較暗的綠光轉為較為明亮的白光,亮度剛剛好,感覺很舒服。隨著雅媛的導引,我的意識很清晰,但還是看不到任何畫面,只是很明顯的感覺頭上彷彿戴了一頂類似皇冠的東西!雅媛問我感覺如何?我感覺戴著這頂皇冠是神賜予我的無上榮耀但也有著一份沉重的責任感!這種矛盾的感覺一直充斥在我的心中,我一方面以神賜予我的為榮,另一方面,在我內心深處彷彿有個聲音正在呼喚著我!但我深怕一但背棄了神就會失去了我的榮耀跟能力!這一瞬間讓我看到了自己內在出現了一個信念糾結的問題。根據我上次的回朔經驗大概跟我有好幾世是虔誠的基督或天主教徒有關吧!我發覺了!我內在最深的渴望就是脫下那一層虛幻的面具真實的做自己!就在那片刻我笑了!笑的好開心喔!

我活像個天真的孩子,不時好奇的偷偷睜開眼睛看看這世界和我那美麗的催眠師!雅媛也笑了!我想這個片刻我找到了我最真實的樣子了!所有的矛盾都消失了!我帶著這份重生的喜悅依依不捨的回來了!好棒喔!我會一直記得這種感覺的!謝謝妳,雅媛!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色 彩 與 能 量 ─ 色 彩 治 療 入 門

基礎班 (甲班)2007年12月08日 星期六2-5pm 及 
             (乙班)2007年12月09日 星期日3-6pm

進階班 (甲班)2007年12月15日 星期六2-5pm (僅供完成基礎班的同學)

每期為兩堂 限收25人


自 我 催 眠 與 內 在 溝 通 工 作 坊

2007年12月07日 星期五 7-10pm
每期為三堂 限收20人

詳情請閱 香港中大校外進修學院網頁
經常快速額滿 報名請從速

有興趣者請查詢
電話: 2209 0252
傳真: 2603 6345
電郵: scs-humanities@cuhk.edu.hk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y Demon

在一個十分偶然的機會下碰上妳的的課, 實在很感恩, 因為過去一年我開始有點迷失, 每每都會問 " Who am I? ", 直至上完妳的課, 我感受到一個答案, " I am who I am ", 只要好好地, 真心地看一看自己, 問一問自己, 真正去了解自己的想法, 聽來很簡單, 但這是很重要的, 妳令我明白這一點, 謝謝妳。
 
在妳的課上所學到的, 跟我一直以來所學的, 在方向和理念上, 都很能互相融合, 但我固有所學的, 只在於對自我本身下功夫而止於至善, 同樣需要認識自己接受自己, 然後去蕪存菁, 但卻沒有真正 care of feeling, care of self, 正如妳所說, 人不是機器, 不單只有硬件和軟件, 人還有靈的存在, 而且靈也如身心一樣有需要。每次上妳的課, 往往都會有豁然通達醍醐灌頂的感覺, 很高興還能遇到一位這樣的老師, 謝謝妳。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說到藏傳佛教及寺廟,一定會提到唐朝的文成公主。


相傳在唐太宗貞觀年間,吐蕃 (西藏前身)的贊普 (國王) – 松贊干布為謀唐蕃之和,從西元634年始,兩次派大相祿東贊出使長安,向唐皇求親。西元641年,唐太宗終於同意了松贊干布和親的請求,答應把宗室女文成公主嫁給他。於是文成公主在唐蕃專使及為侍從的陪同下,踏上了漫漫的唐蕃古道。


據說十六歲的她走了三年,從都城長安走了幾千里,走到西藏的雪域高原。而在她走了一年多,走到路程的一半時,停了下來,很希望家裡人能接她回去。等了又等,並沒有等到家人的出現,於是又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來到西藏。不曉得她在走那段路時心裡都在想些什麼,是否寂寞,是否哭泣,但不管怎樣,我想,她肯定是個堅強的女人。


文成公主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當時唐朝佛教盛行,而藏地無佛(之前藏人信的是苯教),她攜帶了佛塔、經書和佛像入蕃,歷史上這是藏傳佛教的開始。松贊干布一統吐蕃王朝後,定都古稱暹娑的”拉薩”,意為”聖地”、”神地”,從九世紀開始延用至今。拉薩地區原為沼澤地帶,文成公主進藏後曾以山羊負土填地在此起了第一座佛教建築 ”大昭寺” ,寺內主供的釋迦牟尼像是文成公主入蕃帶進的。有藏人一生的願望就是得以至拉薩朝聖並參拜於大昭寺。我們來到大昭寺時,剛好遇到有喇嘛在講經,內庭坐滿了聽經的藏人及僧人,也或許因此產生一種極度的虔敬與詳和,和寺外八角街的喧囂與嘻嚷,成了強烈的對比。


藏人對文成公主有著深厚的情感,把美好的事物都與她的芳名連在一起,磨糌粑的水磨是文成公主帶來的,邦典的編織手藝是文成公主親手教的,老銅匠精湛的技藝是文成公主帶去的匠人傳的就連青稞都是當初文成公主進藏時帶來的大麥種子變種而來的。傳說更道,她就是度母(藏人的觀音)的化身。



遠眺著布達拉宮,聽著文成公主的故事,想起一段書裏*看到的話,“女性,引領人類向前走,恰恰不是史書裡的高歌猛進,也不是一望無際的戰亂與蠻荒,真正的歷史是恬靜如女性的胸懷,扶危攜弱,修養生息…”。

---------------------------------------------------------------------------

* 穿越西藏, 路明著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會有高原反應嗎? 你怕不怕啊? 這好像是只要我告訴人我去了西藏,十個有八個都會問的問題。

雖然頭幾天我的身體是有一些對於高原低壓、缺氧的不適反應,但如果你也準備上高海跋之處的話,千萬別讓一大堆關於高原反應的恐怖謠言嚇壞你,然後因為心理因素,反而更嚴重。大致上只要放輕鬆、放慢動作、放慢呼吸,甚至連思想都放慢,還有多休息,其實這不失是個讓自己更能活在當下,更真實跟自己相處的機會,慢慢來就好….

這次西藏行,我們先到成都,然後飛拉薩的貢嘎機場。首先下榻澤當,適應高原,這裡比拉薩市低一點,約3500公尺,是西藏文明發祥之地,歷代吐蕃王朝在遷都拉薩之前,即建都於此。這裡有著西元前二世紀的第一座宮殿式建築雍布拉康,一路爬上這第一代藏王的宮殿,跟著藏人,帶著藏文祈禱旗上山祝願,我一面想著,平地城市裡的生活步調又快又忙碌,雖然人們總是抱怨著壓力大,每個人似乎也有自己將之合理化的模式,然後繼續重複著一個沒時間、沒空閒、沒出口的圈圈,當然這還是有好處的,因為忙碌可以掩蓋空虛、快速可以避開脆弱。然而上到海跋幾千公尺的高原,壓力變低了、速度變慢了、生活變簡單了,少了複雜的外物能依附,人反而不知如何自處,習慣的緊繃身體反而需要好努力才學會記起放鬆,還有,這麼一來,自己內在的真實也更有機會被看見。 

其實我在澤當的第一晚,頭痛得像要炸開(堅持啥藥都不吃,也只痛了一天多),人在身體很脆弱時,往往情感的脆弱也難以遁形,我突然很害怕很害怕起只剩我孤單一人,沒人理我,沒人睬我,還抱頭痛哭了起來,看到自己這樣,我真是傻眼了 想起每每只要一遇到與伴侶之間的問題,我心裡總會自動的暗暗反應:”真討厭,最好對方消失,問題就可以跟著消失!” 即使話沒說出來,行為舉止也隱約透露出這樣的想法。推走他,很容易,但原來我是那麼的恐懼被遺棄,卻還是對自己做出有著同樣結果的事 - 把自己推向孤獨。然而真正敞開自己,並把對方真正包括到自己的生命裡來一起面對困難,我是那麼的不善於

原來人總是寧願留在熟悉的恐懼中,也不願冒險改變,即使改變是通往自由之路。
或者該說,看清了自己的真相之後,便有自由去做接下來的選擇。 

有人說西藏高原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原來要能接近天堂的方法就是接近自己的真實。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每一段旅程,都可以有很多切入點。
 
相同的地方,八個人道來可能有八種不同的景致。就像很多修行人說的: “世界其實是在你的內在裡面 (The world is within you)” 內在裡有的東西,其實隨時都透過外在的人、事、物,來反應給自己來更明白自己,如果你也覺得我放上來的一些照片很美,請記得是你內在有這份美你才看得見、 能體會。

那我要從那裡切入好呢? 就這樣開始好了… 

剛到西藏其實我很失望,尤其在拉薩市區,有一間比一間現代化的新式酒店,我還以為自己去了廣州,各式各樣的餐廳裡面坐滿滿除了藏人之外來自各地的遊客,夾雜著大小聲喇叭亂鳴的塞車中司機,還聽說這裡的房地產可貴到與中國沿海相比。 怎麼會這樣? 這裡不是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游牧藏人所住的高原嗎? 怎麼還會有房地產這回事? 還有還有 一條兩公里不到的路上,沒幾戶人家也沒幾隻羊,竟然就有三座解放軍的基地,沒幾棵樹也沒幾個人,要那麼多解放軍幹嘛?! 這裡不是喇嘛修行的地方嗎?  就在我嘰哩瓜拉說了一堆西藏怎麼怎麼讓我失望時,朋友問: “那妳覺得西藏該是怎麼樣的?” 我愣了一下,西藏? 西藏就該帶著很濃厚的藏傳佛教氣息, 有純樸藏人過著簡單、甚至困苦的畜牦牛、種青稞的生活,加上他們會很虔誠的持念珠、轉經輪,在寺廟前發願五體投地大禮拜,還有那仙境般無污染的風景啊 所以這樣才是對的? 城市的文明與喧囂和解放軍就是錯的?”朋友又問,我又愣了一下,啊! 我的期望創造了我的失望,誰說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或解放軍一定有好人、壞人、對錯之分,如果沒有中國與西藏的敏感話題在這個世界上被傳開, 或許今天可能沒有那麼多人會認識香格里拉及藏傳佛教。沒有動,何以得知靜? 沒有痛,何以得之愛? 沒有黑暗的對比,何以懂得光明?



雖然我們大部份去的地方衛生條件還是很差 ( 就連拉薩布達拉宮的廁所都是三層樓高的茅坑,車程中也因廁所太髒,大多在野外解決) ,還有因為高原反應,開始幾天頭痛得快要炸掉,但身體上的不便與不適,比起能夠透過旅程觀照自己並有所領悟的喜悅,一點也不算什麼!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好些人知道我從西藏回來了
紛紛要我分享西藏行
對於西藏這個讓眼界與心靈都受之擴張和滋養的地方
我真是有說不完的啟發與感動

就先放些照片上來
過陣子在細細與大家分享這個神奇天路去到的地方

(攝於拉薩哲蚌寺)





雅魯藏布江



可可西里的彩虹    攝於青藏鐵路途中



澤當藏王墓



布達拉宮

 


大昭寺



用太陽能煮水的藏人






辨經中的僧人   攝於拉薩色拉寺



遠方沒有政府許可不准進入的寺廟



雍布拉康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This is a poem by my friend Tommy Rosa.
It touchs me deeply and I wish to share it with you!
-----------------------------------------------------------------------------------
Butterfly
What is a Butterfly
by Tomy Rosa

It starts as an idea
It progresses into a cocoon
It changes day by day
It beautifies with age
As its colors become more vibrant
It flies as free in the air
It cheers up humanity
It becomes a rainbow of love
It changes us for the best
It happens to be one of God's great miracles
It just happens to be you.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Aug 03 Fri 2007 14:53
  • Anew

By Iris

From the various courses (intro & advanced course of Colour Therapy, and hyponosis and the recent workshop) refresh me a lot.  You have instilled me a new idea about self-diagnosis and how to listen to my own inner voice.  More importantly is how to unleash our negative emotions (by acknowledging them) & to realize and release our power of subconsicous mind (which I neglect her for a long, long period of time).  Your classes in different areas (whatever it is Colour Therapy or Hynosis) renew and refresh  my spirituality and walking closer to my Lord (in the way I understand and empower myself which in turn I thank my Lord for my being and my talent and my suffering) because I have the faith that all these turn into a NEW me with a NEW perspective and NEW life with power and joy. 


Thanks, Christine, though my response comes late, my heartfelt appreciation of your talent, your inner beauty and your giving remains the same.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hristine will be in Tibet  8/7-8/18 '07
To book a session or contact Christine 
Pls call or e-mail after 8/18
Thank you!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五月份時,我隨我的聲音老師Ani Williams到法國南部去了一趟為期十天的女性力量朝聖之旅,參訪了很多傳說中 Mary Magdalene 曾駐足的地方,我帶了電腦去,很有決心的準備每晚都花上一二個小時寫下當天的體驗及心得,當然是想回家後與其他人分享,除了令人嘆為觀止的美景,還有內在與之呼應的感受與變化。

每個朝聖者踏上旅途都帶著自己獨特的故事與禮物,但每個人都有個共同的目的,就是與自己內在的神性連結,對我來說,那是終極的愛與自由的所在。我願自己的親身經驗能為人帶來啟發。



就在我每晚都埋首進行我的寫作大計到第六天的時候,電腦突然之間壞了,沒有徵兆也沒有交代的,所有的資料就這樣不見了。我辛辛苦苦的心血全部付之一炬 ,整個人呆住,確定資料找不回來後,眼淚馬上跟著泉湧而出, 不知先該生氣還是先難過, 反正一面哭一面咒罵著: 這算什麼嘛?! 老天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那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擔心極了我再也寫不出之前的細節, 難過極了之前的時間和精神都浪費掉。「沒有什麼是錯誤或意外, 一切都在妳的體驗裡, 從來不會不見的! 」我的室友Rose 用她那可愛的愛爾蘭腔英語慢慢的說著,「只要妳在每個當下用心體驗過,它永遠都會在,妳隨時可以讀取,還可以轉檔、修改隨便妳...!」

(Rose 是位年約半百的阿嬤,但純真起來比孩子還要像個孩子,她總是沉默,但只要開口便字字銖機。她充滿幽默感,有時她不用開口,只要舉起一根手指頭,就能讓我笑倒在地。我跟她說當我的朝聖之旅的書面世時,她在裡面一定會佔很多篇幅,她只是微笑。我總覺得老天一定特別厚愛我,才安排我們住同一間房!)  

 


既然是朝聖之旅,在遠離慣性的生活方式來觀照內在的每個變化及反應實為成長的契機,我因此再次看見自己總是很努力的想為未來做些什麼,我看見自己總有一部分的保留不是在當下的,這個保留總在追悔過去、渴望未來,這個保留分裂了我活在當下的全然,分散了我活在當下的力量。

於是我當這次電腦事件是老天的提醒,從第七天開始,我不再在美景當前、感動時刻分心的去盤算著要用什麼文字、什麼話語來形容,牽掛著我要如何與別人分享這一切的美好。帶著點不安全感的,我讓自己全然的享受在大自然的包容與接納中,這並不容易,因為要被喜歡、被接受,我們好像總要做些什麼,來證明自己是有價值,是值得被喜歡、被接受的,如果什麼都不去做、不去證明我是有用的,實在讓人有所不安。於是我在這樣的忐忑之中,向大自然去學習、去明白、去體驗什麼叫全然的信任與接受,什麼叫做無條件的愛。

對著大自然這面鏡子,我寫下了這首小詩:

To be or not to be 
To breath or not to breath 
The choice lies within 
Though people say thy will done through me 


Between Peace and Chaos 
Between Beauty and the Beast 
Between Love and Fear 
Between Light and the Darkness  


I’m opening and I’m free 
Because the choice lies within 
I’m seeing and I’m learning 
To accept what lies within 
Understanding thy will done through me 

朝聖之旅的書我還是會寫的,但我與你們分享的,會是我用心於每個聖地在當下深深體驗後將之沉殿內化的結晶,敬請拭目以待!!

Here are also some articles and pictures  on our Southern France Trip by Tina Visco.  She is a Ayurveda healer and a very fun woman to be with.  I had many laughs with her during the trip.

colorbe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